当前版: A1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夏日“数九”,以歌消暑

《桐荫消夏图》 刘凌沧
《凉亭消夏图》 仇英(明)
诗意花城 工作室出品 更多生活信息 请扫二维码

  在“前空调”时代,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莫过于炎炎夏日。正因酷热难耐,人们才觉得夏日格外漫长。晚上睡不着时,很多人会数羊,希望数着数着就能入睡。古人为了安度炎夏,也发明了“数九”的办法,并用歌谣的方式记录下来,朗朗上口,易记易懂。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翻拍)

  一九和二九,扇子不离手。

  三九二十七,饮水甜如蜜。

  四九三十六,拭汗如出浴。

  五九四十五,头带黄叶舞。

  六九五十四,乘凉入佛寺。

  七九六十三,床头寻被单。

  八九七十二,思量盖夹被。

  九九八十一,家家打炭墼。

  ——明·张岱

  《夜航船·夏至数九》

  始于何时?源于何地?

  夏日“数九”,古称“夏九九”,其歌谣名为“夏九九歌”。与之相应的,是“冬九九”和“冬九九歌”。前者反映气候从炎热变凉爽的过程,用于消暑;后者反映气候从寒冷到春暖花开的过程,用于消寒。“夏九九”是以夏至日为起点,以每九天为一个时段往后数,第一个九天称为“一九”或“头九”,第二个九天称为“二九”,接着是“三九”“四九”“五九”……数到“九九”共八十一天,便“出九”了。

  夏日“数九”始于何时?源于何地?明人谢肇淛在《五杂俎》中说:“按此谚起于近代,宋以前未之闻也。其以九数,不知何故。”

  查阅文献,“夏九九歌”确实在宋代之前未出现过。但具体出处,今人经常搞错。如有些文章称,最早记载“夏九九歌”的,是南宋人陆泳的《吴下田家志》。事实上,陆泳是元代人,他将太湖流域的气候及农时编写成《田家五行》。书中记载的“夏九九歌”,应为元代版本。

  而宋版的“夏九九歌”,载于佚名(一说宋人周遵道撰)的《豹隐纪谈》:“一九至二九,扇子不离手;三九二十七,吃水如蜜汁;四九三十六,争向露头宿;五九四十五,树头秋叶舞;六九五十四,乘凉不入寺;七九六十三,夜眠寻被单;八九七十二,单被添夹被;九九八十一,家家打炭墼。”这里提到宋代诗人范成大,称他是吴人,写诗喜用乡语,文中所记“夏九九歌”,也是吴地的农谚。而陆泳《田家五行》及本文开头所引明人张岱的《夏至数九》,也是出自吴地。可见“夏九九歌”,最早是在太湖流域流传,其内容也大同小异。

  不同版本各有道理

  从自宋代相传的“夏九九歌”可知,“一九”和“二九”时还不算太热,手上有扇子就行了。到了“三九”和“四九”,就热浪逼人了,不仅要喝冰水降温,晚上还要露宿,而这段时间正是小暑和大暑,也是初伏及中伏之时。可见“夏九九歌”中的“三九”和“四九”,与小、大暑及三伏天气候是一致的。

  至“五九”,已经入秋,故“夏九九歌”云“树头秋叶舞”或“头带黄叶舞”。而“六九”的语句,宋谚是“乘凉不入寺”,明谚是“乘凉入佛寺”,一说“不入”,一说“入”,究竟是“入”还是“不入”?

  寺中多有大树可乘凉,如说“不入”,意思是天气已凉快起来,用不着去佛寺乘凉了。说“入”的意思是,刚刚入秋不久,正是秋老虎肆虐之时,还是要找个凉快的地方避暑。这样看来,好像两种说法都对。而且地域不同,气候也不一样,时至“六九”,已是处暑前后,此时各地有温差是很正常的。

  从“七九”至“九九”,气候已变凉,尤其是到了白露时节,很多地方不仅晚上要盖被子,日常还要“打炭墼”,即用炭末捣制成圆柱状燃料,以便秋冬取暖。

 
     标题导航
两部力作惊艳电影节,一批精品筹备受期待~~~
“星火燎原——红色经典之夜”~~~
汪凌作品在广东美术馆展出~~~
~~~
~~~
   第A1版:头版
   第A2版:学习笔记·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
   第A3版:以“双统筹”夺取“双胜利”
   第A4版:评论
   第A5版:以“双统筹”夺取“双胜利”
   第A6版:要闻
   第A7版:要闻
   第A8版:要闻
   第A9版:要闻
   第A10版:经济
   第A11版:专题
   第A12版:今日人物
   第A13版:湾区科创起航
   第A14版:文娱·诗意花城
   第A15版:健康周刊
   第A16版:健康·百科
   第DGA13版:品质东莞·金融强市
   第DGA14版:品质东莞·金融强市
   第DGA15版:品质东莞·金融强市
   第DGA16版:品质东莞·金融强市
   第DGA17版:品质东莞·宜居之城
   第DGA18版:品质东莞·宜居之城
   第DGA19版:品质东莞·宜居之城
   第DGA20版:品质东莞·广告
   第FSA13版:佛山新闻
   第FSA14版:荟生活
   第SZA13版:深圳新闻
   第JMA13版:江门新闻
   第ZSA13版:中山新闻
“广东制造”助力电影产业升温
粤剧名家崔玉梅领衔上演
呈现智能手机引发的思考
夏日“数九”,以歌消暑
分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