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传染科医生牛俊奇:
对新冠肺炎后遗症不太担心

牛俊奇

  牛俊奇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传染科医生,2003年抗击非典疫情时曾不幸感染,现在的工作主要是研究新药的早期临床试验,近日,他做客《理解未来》在线科学讲座,与张文宏、颜宁等各领域权威专家在一起做了一场关于“病毒与人类健康专题科普”的讲座。

  不担心后遗症和慢性化

  面对公众关心的新冠肺炎感染者是否有后遗症的话题。牛俊奇表示,他当年很不幸染上SARS,刚出院时呼吸很困难,CT上明显看到肺的纤维化,但过了半年左右,基本就没有症状了,一年以后基本完全恢复。“我个人看法,会不会有后遗症,要看这个病毒感染能不能变成慢性化,慢性化的前提就是病毒要持续感染。目前看,新冠病毒基本是急性感染的过程。如果病毒被清除了,机体具有强大的修复功能,所以患者将来肺病变成慢性化的可能性非常小,我对后遗症和慢性化不太担心。”

  关键看疫苗抗体保护性

  牛俊奇表示,预防性疫苗主要看抗体产生的情况,抗体仅仅是免疫力的一部分,实际还有细胞免疫存在。有些疾病例如乙肝,在抗体滴度很低的情况下,再次接触抗原后,B细胞会被迅速重新激活,抗体会再次迅速产生。在此过程中,细胞免疫也参与其中,所以单纯看中和抗体的滴度不能完全判断它有没有保护性。

  他举了另一个例子是流感疫苗,为何流感每年都要打疫苗?问题不在于疫苗产生的抗体没有效果,而是其抗原每年都有变异,所以要年年打。目前来看,新冠肺炎病毒相对比较稳定,变异还不是特别大,问题主要在于疫苗所产生的抗体会不会持续很长时间。牛俊奇说:“现在很多疫苗,比如HIV病毒疫苗,它也会产生抗体,但是往往抗体没有保护性,所以找到具有保护性的抗体是很重要的。目前看到的已经发表的新冠肺炎疫苗,绝大多数会产生很高比例的抗体,关键就是抗体具不具有保护性。”

  牛俊奇说:“我们看到的仅仅是疫苗研制中的一个里程碑,距离成功还有很远的距离;除了艾滋病疫苗外,还有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这个病毒发现到现在55年了,目前为止疫苗研究结果仍然遥遥无期。所以我们要知道疫苗研究的未知领域还比较多。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张丹

 
     标题导航
   第A1版:头版
   第A2版:要闻
   第A3版:育新机 开新局
   第A4版:评论
   第A5版:要闻
   第A6版:要闻
   第A7版:要闻
   第A8版:要闻
   第A9版:要闻·国际
   第A10版:经济
   第A11版:湾区
   第A12版:今日人物
   第A13版:身边纸
   第A14版:诗意花城
   第A15版:教育
   第A16版:升学
   第DGA13版:东莞新闻
   第FSA13版:佛山新闻
   第SZA13版:深圳新闻
   第JMA13版:江门新闻
   第ZSA13版:中山新闻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北京的做法非常智慧”
为女儿蹲守相亲角3年55岁阿姨疫情期间坚持“打卡”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传染科医生牛俊奇:对新冠肺炎后遗症不太担心
清华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祁海:中和抗体的保护性有待验证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颜宁:如今实验室最多只能有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