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院感科副科长何达秋:

感控“把关人” 病区“守护神”

何达秋
何达秋在汉口医院隔离病区清理垃圾。

  何达秋

  医院感染管理专家,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院感科副科长,广东省医院协会医院感染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委兼秘书。

  战“疫”第70天

  心语心愿:

  任何时候医务人员都不要低估传染病的威力,日常诊疗中要严格按照院感管理的规定进行自我防护。

  除夕夜,在广东首批支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出发前的两小时,中山三院院感专家何达秋突然接到通知,要求他出征武汉。何达秋二话没说,立即赶回医院,随队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

  不让医务人员在战斗中倒下,做到队伍“零感染”,医院感染管理至关重要。收拾病区医疗垃圾,划分污染区和清洁区,考核医疗队员穿脱防护服……在汉口医院的五十多天,何达秋与同行紧密协作,任劳任怨,被各家医院的队员公认为“院感老黄牛”。

  “回首这次疫情,最令人痛惜的是医务人员的倒下。” 何达秋希望医务人员在日常诊疗工作中也要严格按照院感管理指引操作,“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传染病的威力”。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周晋安、甄晓洲、叶张翔

  年夜饭中接到召集令 接替搭档上战场

  “致何达秋勇士:何惧新冠恶,达贤战疫魔。秋风无须等,勇者凯旋归!”4月5日,广东首批支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医疗队结束14天的隔离休整。在他归队回院时,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院感科主任邓子德教授激动地赋诗一首,每句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正是“何达秋勇”。

  据悉,这首诗背后有一个小故事。除夕夜,广东第一批“白衣战士”出发驰援武汉。在出发前两个多小时,因广东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原本报名赴武汉支援的邓子德教授被临阵换将。谁能接替他赶赴战场?医院领导想到了邓子德的老搭档、曾一同抗击SARS的院感专家何达秋。

  “任务紧急!今晚就要出发!”接到医院通知时,何达秋正在顺德家中。年夜饭才刚吃了一口,他毫不犹豫,与家人告别,驱车半小时回到广州家中,匆匆收拾了几件衣物,一路小跑赶到出发汇合点。

  “一路上,我满脑子都是17年前抗击SARS的情形:同样是在春节假期,同样的突如其来。”何达秋说,那年他是一名感染性疾病科医生。大年初一,医护人员为一名后来被称为“超级传播者”的病人进行气管插管,因病人剧烈咳嗽,多位医务人员受到感染,感染科党支部书记邓练贤烈士最终殉职。

  “邓书记病重,要转运到钟南山院士所在的呼研所接受救治。当时我在车上陪着他,没想到那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何达秋说,17年前的记忆如此深刻,尽管接到召集令时疫情发展尚不明朗,但大疫当前,作为曾经的感染科医生、如今的“院感人”,他义不容辞,挺身前行。

  变身“改造专家” 考察病区提出整改意见

  “来到武汉,踏进汉口医院,才真正感觉到疫情的严重性,明白国家调派医疗队支援武汉的必要性。”何达秋说,1月26日,广东医疗队进驻汉口医院呼吸六区,下午接管病人。由何达秋与中山一院刘大钺教授、暨大附属第一医院陈祖辉主任组成的院感团队,需事先评估病区布局、流程是否合理,进而变身“改造专家”。

  一到病区,凭借“院感人”敏锐的眼睛,何达秋立即发现问题。“病区不是专门的传染病病区,布局有较大问题。供医务人员穿、脱防护用品的空间太小,脱防护用品的缓冲间只有一个,且室内没有灯和镜子,很难想象没有光源和镜子,医护人员能正确地穿戴和安全地脱卸防护用品。缓冲区也没有紫外线灯等消毒设施。”何达秋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必须、立刻、马上改!”何达秋一边向院方提出整改意见,一边提醒医护人员穿脱防护用品时要慢且小心,反复叮嘱大家一旦发生意外暴露后该如何处置。

  很快,汉口医院听取了院感专家的意见,扩大缓冲间和穿衣区,把原缓冲间改为供医务人员脱去隔离衣、面屏等污染物的第一缓冲间,原穿衣间改为脱去手套等污染物的第二缓冲间,原走廊用作穿衣区也就是清洁区。灯、镜、紫外线灯等也装配到位。

  经过数天的努力,医护人员进出隔离病区终于有了一个相对合理安全的空间和流程,这是确保医护人员“零感染”的基本保障。

  “主任级清洁工”上岗

  一闻便知消毒剂浓度

  1月27日,在接管病区次日上午,何达秋在缓冲间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头一晚医护人员废弃的防护服、隔离衣、口罩、鞋套等防护用品都堆积在缓冲间,缓冲间根本站不了人。走廊里还堆着几桶护目镜、防护面屏。”何达秋说,当时病区已无清洁工来清理垃圾。他首先想到的是尽快把缓冲间清理出来,让下班的同事可以进去脱防护用品。

  于是,他和刘大钺教授亲自动手,把医疗废弃物逐一装入袋子,打包封口,再运至临时贮存间。经过约半个小时,他俩终于把缓冲间所有医疗废物清理干净,然后打扫、消毒。二人又配制消毒液,对堆放在走廊里的护目镜、防护面屏进行浸泡消毒,然后清洗晾干,以备重复使用宝贵的防护物资。已过中午,这两位主任级别的“清洁工”才歇下来吃上饭。

  在院感团队的协调下,医疗队护理人员担负起了对隔离区医疗废物清理及环境清洁消毒的职责。何达秋与同行们为医疗队的检验人员进行培训,由他们负责清洗消毒护目镜和防护面屏,为队友们安心奋战做好保障。

  院感防控的一个重要手段是消毒,定期地对各区域环境表面、空气进行消毒,发生污染时随时进行消毒,对重复使用的物品进行清洗消毒。酒精、含氯消毒剂、紫外线灯开启后产生的臭氧都有其特殊的气味,医护人员笑称,“闻到这些气味就放心了,因为说明所在的环境经过了消毒。”

  “我们院感人的鼻子很灵。由于经常和消毒剂打交道,我只要闻到味道就能大概知道浓度是否合适。” 何达秋笑说,有一次,洗消组同事配制含氯消毒剂味道很大,他判断消毒剂的浓度太高了。经了解,当天加入消毒剂的量比平时多。“很多人误以为消毒剂浓度越高消毒效果越好,其实并非如此。”何达秋说,消毒剂的浓度必须合理,浓度过高会对被消毒物品造成损坏,对在场人员的健康造成危害。

  “家里兄弟在微信群里经常问:什么时候回来?等你回来把那顿没吃完的饭再吃一遍!”何达秋说,回到广州,那顿没吃完的年夜饭已经排上日程了!

  担任“督导员” 医疗队人人都要感控过关

  在武汉,何达秋并不需要到隔离病区里救治病人。但他扮演着病区感控“把关人”的关键角色:如果不经过他和同行的首肯,医务人员就甭想进入病区上岗。

  “我们担任感控督导员,靠我们敏锐的眼睛来给大家纠错,为大家在隔离病区的安全保驾护航。”何达秋说,他每天的主要工作是“看”隔离人员穿、脱防护用品时是否规范?脱卸时有没有污染?刚到武汉时,因防护物资供应紧张,医务人员穿的是捐赠而来的“百家衣”。有一段时间,何达秋几乎每天穿的防护衣颜色、样式都不同。隔离衣质量标准、防护等级各不相同,院感专家要负责筛选合规、适用的隔离衣,还要定期查看病区防护用品、消毒产品的消耗情况,随时补充。

  进出病区的人员不仅仅是医护人员,还有不少的非医护人员,包括媒体记者、志愿者、维修人员等,尽管经过短暂培训,但他们对防护流程和动作要领不够熟练,因此需要何达秋的高度关注,进行指导或协助,还要随时准备做“救火队员”,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污染。

 
     标题导航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院感科副科长何达秋:~~~
野生动物与冠状病毒间有何关联?携带病毒最多的野生动物有哪些?~~~
   第A1版:头版
   第A2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社区防控全记录
   第A3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权威发布
   第A4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评论
   第A5版:南山战疫日志⑥
   第A6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庚子英雄
   第A7版:要闻
   第A8版:要闻
   第A9版:身边纸
   第A10版:国际
   第A11版:经济·体育
   第A12版:今日人物
   第A13版:湾区
   第A14版:文娱·诗意花城
   第A15版:健康周刊
   第A16版:健康·百科
   第DGA13版:东莞新闻
   第FSA13版:佛山新闻
   第SZA13版:深圳新闻
   第JMA13版:江门新闻
   第ZSA13版:中山新闻
感控“把关人” 病区“守护神”
要特别小心蝙蝠、老鼠与野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