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记者为获得独家报道走进隔离病房 希望尽可能了解并呈现细节

奔赴在一线 写稿至深夜

夏振彬 图/本人供图
陈希 图/本人供图
伍仞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
苏俊杰 图/本人供图
姜永涛 图/本人供图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医院——尤其是定点医院仿佛成了人们谈虎色变之地。除了医护人员、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和病人外,还有一群人三天两头就往那里跑,他们就是疫线记者。

  抗疫期间,医院、市疾控中心、家里都是他们的战场。他们冒着可能被感染的风险进入隔离病房采访,只为给读者带来独家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宅家战“疫”,却身宅心不宅,在大后方默默为读者带来可读性更强的报道。

  疫情尚未结束,他们还不能松懈。但只要读者们能在看到这些报道后积极配合防疫工作,他们的努力和勇气就值得。

  凌晨三四点, 我还在写武汉“封城”

  广州日报评论员 夏振彬

  记得除夕前一天,呼吸科专家王广发更新了微博,他回忆自己被感染的细节,认为自己最早的症状是结膜炎。很巧,从那天开始,我血红的大眼睛,陪我度过了好几天,家人都被吓坏了。

  事后想想,得结膜炎应该是因为熬夜。《钟南山,一个狠人》这篇稿,是熬夜写出来的。3000字的篇幅,写了四五个钟。再后来,武汉“封城”,我又在凌晨三四点写稿。眼睛,终于扛不住了。

  说起来有点拿不出手,我的战“疫”故事就是写稿,“战场”就在家里的电脑前、办公室的电脑前。不过这一个多月来,我还是像很多一线记者一样,做到了两个字——生猛。

  从1月21日开始,我几乎一直都没休息,每天都在写稿、写稿;同时尝试不同题材,切换各种文风,既写“广言快评”、五千字以上的大述评,又写《疫情下的广州人》《甩锅的技术分析》等新媒体稿。

  所以经此一“疫”,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更相信传播规律。新闻和绝大部分商品一样,要通过产品形象“开拓市场”。比如标题、开头、文风,会直接影响阅读意愿。这段时间,我花了不少时间研究新媒体写作风格,我们部门也一直在尝试开拓传播渠道,更加注重传播效果。记得有天晚上《念好“实事求是”真经 打赢疫情防控总体战》这篇大述评定稿时,已经半夜了。但为了给新媒体打个好标题,大家在微信群里头脑风暴,直到凌晨一点半,才妙手偶得了最终的标题。最终在公众号上,一个多小时阅读量就超过了10万+。

  我也更相信品质的力量。精打细磨、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文字,还是有热度的。前面提到的《钟南山,一个狠人》在各端口阅读量超过百万;《在疫情大考中淬炼“中国之治”》被选入“学习强国”全国平台;变“两难”为“两全”“广州战疫的医疗底气”“一封感谢信”等都是10万+……

  我的作品, 让父母自愿宅家

  广州日报美术设计部 陈希

  我的父母非常顽固,一开始完全不相信这场疾病有报道的那么严重,更不知道怎么做好防护。我试过苦口婆心地劝说,还把关于疫情的新闻念给他们听,告诉他们最新消息,可他们还是一脸云里雾里,对于我这种和尚念经的传播方式无动于衷,我想这也是众多老年受众的普遍情况。

  我的特长是卡通漫画,善于用鲜艳的色彩和夸张的画面阐述文案的内容,所以我在家接到关于疫情的报道要求后,首先考虑的是如何能让老年人和低幼龄受众不用过多阅读文字的前提下,一眼就能明白产品内容。为此我在文案上与文字编辑来回沟通,以求产品画面里出现的文字能更少更精准,把受众焦点从文字转到画面上。

  关于疫情的长图产品多数是说明性的,内容比较硬。我在产品中加入了时下流行的元素,力求能在简洁明了的基础上,让画面更时尚更好看,尽量减少相似的介绍内容重复出现带给读者的视觉疲劳。

  另外,在带有故事性的长图作品中,为了突出戏剧效果和关注的重点,我也加入了表情包元素,减去了无关元素,用搞笑的剧情和夸张的表情来阐述抗疫的注意事项。

  鲜艳的颜色和简洁的画面起到了很好的软化作用,流行元素和夸张的画面效果更是为抗疫的产品增加了特殊风味。同事告诉我,她的孩子拿着平板电脑把抗疫的漫画长图看了一遍又一遍,爱不释手。当中最让我欣慰的是父母看了我们的抗疫产品后也慢慢改观,特别是我爸,从天天吵着要出门散步到现在坚决不出门不给国家添乱,进步非常大。

  不得不说,疫情期间在家办公确实是一种新体验。虽然在家对着电脑战“疫”远远没有跑抗疫一线的记者那么惊心动魄,但我知道,无论是一线和后方,我们面对工作的严肃性和严谨性都是一样的,特别是这个特殊时期,更加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能懈怠。

  不记得星期几,却清晰记得疫情节点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伍仞

  1月21日,从一篇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防部的医生演示如何正确选择、佩戴口罩的全媒体报道开始,我算是正式投入了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报道。市卫健委、市疾控中心和市八医院这段时间是我新闻的“主战场”。在广州市报告首例病例后的10天里,大部分日子我都要往嘉禾跑,有时候到市八医院采访完,又要赶场到隔壁的市疾控去扑下一单新闻。

  那几天,大概是体内启动了应激反应,每天晚上写完稿兴奋得睡不着,夜里醒来又忍不住刷手机看新闻,白天采访却并不觉得疲乏。对于“今天星期几、年初几”,常常概念模糊;而广州出现首例确诊病例、首例治愈病例出院这样的节点,却记得很清晰。借用钟南山院士的一句话,应该就是“那股劲上来了”。集团领导十分关心我们一线记者的身体,总是提醒我们要劳逸结合,忙不过来可以找同事支援。但我每当想到新的报道题材或是得知新的线索,总是心里痒痒,很希望自己能亲身去采访、尽量多地了解疫情防控工作,哪怕只是一些可能根本不会呈现在稿件中的细枝末节,担心假如自己中间暂停、懈怠了两天,后续重新加入采访会跟不上“进度”,无法向市民提供权威、专业的报道,更担心错过这个见证、记录历史的机会。

  在本次抗“疫”报道的多场重要发布中,我都做到了采访中滚动发稿或采访后迅速成稿。1月30日上午,我在市八医院隔离病区外用手机滚动发稿,在全城首发广州首例治愈患者出院的好消息;2月3日上午,广州市疾控中心发布在一确诊病例家中门把手发现病毒的“踪迹”,我在采访会议室直接整理采访记录,迅速发稿回后方编发,提醒市民要更加关注手部卫生……

  疫情防控还没到可以松劲的时候,我的工作状态估计还要维持一段时间。如果自己的报道能让市民对防控工作更加支持配合,那就算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了。

  走进隔离病房,只为给读者带来独家报道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苏俊杰

  市八医院是这次广州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主战场。2月3日中午,我和同事跟随医护人员来到市八医院隔离病区的准备区,在护士的帮助下穿上隔离服,戴上帽子、口罩、防护面屏、脚套、双层手套……做足充分准备之后,我们才进入隔离病区。在此之前,能进入隔离病区采访的媒体少之又少,因此我们很珍惜这次近距离采访确诊患者的机会,希望能为读者带来独家内容。

  在隔离病房里,我看到了一个个“确诊病例”。他们从新闻中一天天增加的“数字”,变成了我眼前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普通得就像你我一样,除了医护人员和我们自己身穿的防护服外,这里看起来就像普通病房差不多。隔离病房里没有我之前想象的悲观和紧张,医护人员在有条不紊地工作。这里大多是轻症病人,他们都戴着口罩躺在床上休息。病人可以用手机跟外界联系、可以看电视,每天按时有护士送药、送饭和量体温。我们采访了其中几名确诊病人,他们都来自湖北,其中一位69岁的老人家是来广州坐邮轮的,另外两个是在春节前来广州旅游的,出门时他们还不知道疫情会演变得这么严重,不然肯定不会出门,最后没想到在广州发病确诊。在隔离病房里,病人的愿望都很简单,就是希望疫情能早日结束,自己能早日康复出院,与亲人团聚。

  作为记者,有机会去隔离病房这种抗疫最前线采访,是我的荣幸;及时为读者传递疫情最新信息,这是我们的天职。很多亲朋好友看到我们的报道后,说我们十分勇敢和敬业,纷纷私信让我多加小心。其实我想说,真正勇敢和值得敬佩的,是每天在隔离病房值班的医护人员和驰援湖北的医疗队。我们在隔离病房的采访只是匆匆的一个多小时,而他们却要一直坚守。

  期待春来,病人和医护人员都能早日回家,给亲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是党员,到隔离病房采访该我去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姜永涛

  1月22日,当很多人都在准备过年的时候,我接到一个采访线索:广州豪政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要捐赠10万个口罩给中山市人民医院。或许是接近年关,也或许是当时并不是特别紧张,我到了现场之后,发现只有我一人前往采访。

  凑巧的是,中山市确诊首例感染者正是在那天。不过,次日才由省府公布。在疫情防控一线缺口罩的,可不仅仅是人民医院。我了解到中山市中医院也需要口罩后,又与豪政医疗的老板崔国奇联系,崔国奇当即决定再捐赠一批口罩。一天之内,豪政医疗就捐赠了18万个口罩给中山。

  2月8日上午11时,我行车经过中山市开发区东祥路,一位在等公交的市民没有口罩,当意识到他需要搭公交时,我已经开进了隧道,绕了很远的路才重新来到这位大哥旁边,把车上的两个口罩给了他,“太谢谢啦,有钱都买不到!”他立即打电话跟人报喜说自己有了口罩。

  1月27日,中山当地通知,可以到第二人民医院隔离病房采访一线医护人员。中山的隔离病房,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开放给媒体记者采访,记者的天性让我觉得自己必须到现场。谁去?我向领导发了这样一条信息:我自己过去采访。我是共产党员,也是站长,这个活儿该我来干。

  定点医院的隔离病房是最前线,没有足够的防护设备,加上对这个新病毒知之甚少,家人自然非常担心我的安危。

  但因为有深入的采访,才会有自己满意的稿件:《首位确诊病例已退烧》《医护夫妻除夕夜同时值班战疫情》《确诊病例出院率超40%》等稿件,或由广州日报先发,或为独家稿件。特别是在救治工作最紧张的时候,我们率先报道了中山市的经验和亮点,为其他地区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疫情面前,记者能够做的,不仅仅是鼓舞士气或者发现问题,如果能够亲历亲为解决问题,更有成就感!

 
     标题导航
   第A1版:头版
   第A2版:决胜阻击战·广州战术
   第A3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广州交通
   第A4版:决胜阻击战·广州战术
   第A5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庚子英雄
   第A6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权威发布
   第A7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疫线记者
   第A8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复工复产
   第A9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防控指引
   第A10版:理论周刊·打赢疫情防控总体战
   第A11版:理论周刊·打赢疫情防控总体战
   第A12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关注经济
   第A13版: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今日人物
   第A14版:湾区
   第A15版:体育·文娱
   第A16版:阅读
   第DGA13版:东莞新闻
   第FSA13版:佛山新闻
   第FSA14版:荟生活
   第SDA13版:顺德金版
   第SDA14版:新区势
奔赴在一线 写稿至深夜
广东收储农产品 补贴逾1.3亿元
394家旅行社暂退质保金超1.7亿元
3万名网格员助力复工复产
3名学生滞留湖北 学校:一个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