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在广州,我们冲在前面 在荆州,我们依然冲在前线——

“我是记者,我应该上”

任珊珊 (穿蓝色防护服者)
李波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伟清摄
武威(右下角)
吴子良(持相机者)
张青梅 (穿防护服者)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摄
  连日来,广州日报从医疗救治、社区防控、社会动员等多个角度,对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进行全景式报道。

  在广州,广州日报记者独家深入医院救治的最前线——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和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隔离病房。

  在荆州,广州日报跟随广东医疗队深入战疫一线。

  今天我们走近战疫一线的记者,倾听他们的讲述……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

  冲到最前线,与医护并肩而行

  1月21日,广州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人那天,我正在为广州日报健康有约工作室连续八年推出的融媒体新春特别报道《名医拜年·居家接福》的最后制作而忙碌。

  得知疫情消息后,作为一名在一线摸爬滚打17年的医疗记者,我立刻联想到要降低病毒交叉感染风险,应该让公众掌握咳嗽和打喷嚏的正确方法,便联系权威专家,当天即采写科普报道《一声喷嚏可喷射30万病菌,正确打喷嚏这样做》,建议市民咳嗽应该用手肘遮挡喷射的飞沫,过年见面应“拱手不握手”。

  从那天起,医疗线同事们进入“战疫状态”,取消休假,各自守好阵地。

  1月24日中午,一位感染病专家向我报料:国家卫健委昨晚紧急向广东等12个省份发函,要求各省组建130人医疗队驰援武汉战疫,“形势严峻,广东有八家医院参与,我们都在写请战书!”我当即向相关方面确认这一消息,下午3点多便抢先发出“广东医生将驰援湖北”的第一条滚动报道。

  作为一个二孩妈妈,一名军嫂,我无法跟随医疗队去前线直击这场注定会写入历史的“武汉保卫战”,只能通过“前方报料电话、微信采访”的方式去报道战疫动态,这是莫大的遗憾。与此同时,留守广州的白衣战士们也在严防死守,他们是如何在隔离病区内救死扶伤?眼见方为实。

  2月4日,经过多方争取,我与摄影记者廖雪明一同进入中山三院的隔离病房。我们用视频如实记录了医务人员救治新冠肺炎病人所面对的危险和艰辛。患者刘先生与妻子先后患病入院,非常想念在宾馆隔离、视频通话时不理睬父亲的小女儿,在镜头前内疚落泪。全力救治他的彭亮医生从疫情暴发至今,也没有跟孩子见面,现身说法劝慰他。当刘先生表示出院后要感谢医生,彭亮却回答:“没什么事别来找医生,反正你也认不出我来,因为我一直戴着口罩。”

  的确,医生也好,新冠肺炎患者也罢,都不是通报中冷冰冰的数据,而是一个个会哭会笑、有恐惧有憧憬的血肉之躯。对医疗记者来说,只有尽可能冲到最前线,与医务人员们并肩而行,认真倾听并记录患者的感受,才能写出让人信服的报道,向社会传递出医患同心战疫的正能量。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

  我们要告诉读者发生了什么

  从1月20日,广东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的时候,我们整个部门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就跟这个席卷全国的“恶魔”耗上了。部门同事都团结起来,前线的记者扛着相机冒着危险走遍了广州各个角落,记录了许多令人难忘的瞬间。后方的同事,也为了给我们筹集防护物资,经常熬到深夜。

  这段时间,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在市八医院的采访。年初二,一路畅通来到广州市八医院。当我们到发热门诊门口没多久,一个女性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医生,我是来二测的,疑似阳性。”顿时,我后背的毛孔都紧了,马上转身按下了快门。跑出去叫文字记者进来,去还是不去,我们两个讨论着。去,我们就一个医护口罩,别说隔离衣了,连防护眼镜也没有。不去,放过了这条新闻,就太可惜了。我们最后决定,还是上。

  患者在门诊室内问诊,我远远地站在她后面用相机拍了一会,手机又拍会儿视频,可惜收音不好,那我就近一点,再近一点,再近一点。突然醒悟过来,我就离她20厘米的距离。

  中途医生离开了,文字记者马上上前采访,我为了收音就更近了一些。患者的声音很小,我只能尽量离她近一些,真担心她突然来个喷嚏的话……想起都后怕。事后我们两个也被领导和同事还有朋友“骂”了一通。

  这次疫情从开始至今已经近一个月了,我每天拿着相机,在街头拍摄;去过市八院发热门诊采访过患者;也到过隔离区拍过“疫”线医护人员;也去了二十多个疫情小区,隔着铁门采访过隔离人员;还去过湖北籍及密切接触者的集中隔离酒店,拍下他们解除隔离时的笑脸;还去过药店采访那些排队买口罩的市民……朋友笑称我“金刚不坏,自带抗体”,但是我觉得我们作为记者,就跟医生一样,来了,你就要上,你必须要上,医生是因为要救命,你是因为要告诉市民到底发生了什么,应该注意什么,这同样也是救命。所以,这是我的职业,我是一名记者。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来前线,就为一份家国责任

  16日,荆州报告昨日24小时新冠肺炎新增确诊数12例,为我11日随第二批广东医疗队抵荆以来之最低。数据虽值得欣喜,但荆州疫情仍处在最吃劲的时刻。

  为打赢新冠肺炎的荆州阻击战,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总指挥黄飞说,我们手上有三样武器——“流行病学”“辨学”和“临床治疗”,这三样武器不能有一样偏废,三者皆强,我们就必然能打赢荆州的防疫阻击战。

  “流行病学”武器就是做到患者和疑似病例应收尽收,同时将密切接触者妥善隔离,将疫区的人员流动降到最低。这一点,荆州已竭尽所能,该市市长崔永辉称:“荆州有定点医院24个,隔离病房2920间,为了确保收治率,我们从一开始就新建病房,确保病房增长数跑在病人增长数之前,目前荆州尚有1681间病房可用。”

  而“辨学”则是指新冠肺炎的诊断能力,荆州所有的疑似病例确诊,原本只能送主城区或武汉相关机构。而广东医疗队到荆州后,迅速将核酸检测能力推广到荆州所有市县,大大提高了“辨学”的效率。

  而疑似病例迅速确诊,又可以减少资源浪费,迅速集中“临床治疗”的力量。比如,临床上,疑似病例需要单独一间病房隔离,而确诊患者则可以两、三人一间,甚至是住上千人的方舱医院。而临床治疗的能力将随着广东、海南两地的医疗专家和资源的集中而大幅增强。

  其实,早在去年12月底,当“新冠肺炎”“华南海鲜市场”等字眼出现时,我就提议赴武汉报道;1月20日,当钟南山确认新冠病毒可以人传人时,我又在部门微信群中提议想去武汉;直到2月初春节过后,疫情形势更为严峻的时候,我再次主动报名,终于随队来到湖北。

  我到前线报道,第一是向公众宣传准确的防疫知识和疫情动态;第二是记录这段历史,让我们每个人都能从这次疫情中吸取教训,比如敬畏自然、实事求是、远离野生动物;第三是鼓舞士气。

  我的故乡有一座东林书院,书院门前顾宪成的那副对联几乎人人皆知:“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来到前线,就是为了一份家国责任。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青梅——

  听着写着我的眼眶就湿润了

  这段时间,在来回市八(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两小时的路上。脑海里时不时出现一个个医护人员的面容:有入职才4个月的22岁护士;有敢言敢拼的市八院长雷春亮;有双双都在隔离病区的护士夫妻曹皇亮夫妇;也有巾帼英雄邓西龙、李粤平……

  他们是那么平凡那么普通,但他们又是那么伟大那么坚强。他们是儿子、女儿、爸爸、妈妈、妻子、丈夫……可现在,他们唯一的身份就是“战士”!做为抗疫一线记者,与他们相处的这一月,我发现自己的眼皮子越来越浅了,经常听着听着、写着写着,我的眼眶就湿润了。

  作为这次收治新冠肺炎的主战场,超过80%的确诊病人都在市八。这里,也同样是我的主战场。

  印象最深的是进隔离病房。毕竟这里住的是200多个确诊病人,包括10多个重症病人,一点儿都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从推开那栋楼的大门开始,工作人员就在旁边不停地提醒,不要摸门、不要摸口罩……穿隔离服,戴口罩、手套、护目屏、鞋套……整个过程非常繁琐,一丝一扣都马虎不得,即使有护士帮我,还是耗费了10多分钟。而穿完,整个人都很笨重、闷热无比。而他们,却要在这种情况下,连续工作4个小时,不敢吃饭,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否则,所有的防护措施都要重新来过。一个班下来,个个后背都湿透了,脸上全是口罩和护目镜压出来的褶皱和红肿。

  为了减少家人的风险,每次到家门口,我总会大声喊:“大家都闪开,危险人物回来了!”孩子们总会哈哈大笑,而我的母亲则会举着一瓶酒精对着我猛喷,然后我会第一时间冲进洗手间洗澡、用紫外线消毒衣物。

  这一个月,基本每天都是6点睁眼,很晚才回到家。跟医护人员一起战斗的每一天,都是那么充实和有意义。唯一遗憾的是管不了两个娃。希望这场疫情也能让小家伙们尽快成长起来,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青梅)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吴子良

  我也害怕,但选择逆行

  在新冠肺炎舆情刚刚从网上爆发的1月下旬,当时报告的感染人数是武汉有100多例,这样的开头已让我联想到了2003年的非典。而如今的感染数字是全国有66000多例,2020年的新冠肺炎已成为我这个90后从出生以来所经历过的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而我就在这时“逆行”进入了疫区。

  在2月11日,我和同事武威跟随广东医疗队前往由广东对口支援的湖北荆州,负责报道在荆州发生的疫情相关事件。在这个时间点,“逆行”虽然并非敢为人先,因为早已有无数的医护人员冲锋在前,但是也需要足够的勇气,毕竟荆州紧邻武汉,底下五个县市实行了战时管控,感染人数也有近1500例。不过我们还是积极主动地报了名参加,毕竟,能亲身实地进入疫区战场,参与到这样的时代大事之中,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当一次“战地记者”,见证、记录并报道好所见所闻,是媒体人的梦想与荣光。

  在荆州的这短短一周,我见到了很多人,拍下了很多事:一线医护人员风雪中热血出征,斗志昂扬;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百感交集,高喊“湖北加油,中国加油”;战疫前线指挥部的专家,为了制定合适的治疗方案而激烈讨论;荆州本地的市民,在封城状态下开展日常的生活……我从这一幕幕画面之中,既看到了英雄的群星闪耀,又听到了凡人的生命之歌。

  其实,英雄本就是凡人,凡人亦可成英雄。见惯生死的医生,也会为了一场从未见过的大雪而兴奋得活蹦乱跳;方才痊愈的病人,也会在走出医院之时主动承诺捐献含抗体血浆以救治更多的患者——他们都是最可爱的中国人民。“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是我从过去就早已树立,如今又在这现实中不断巩固的人民观。在疫区的日子里,我也越发理解这场战“疫”是一场人民战争的定义。人民,正是由这一个个平凡又英雄的个体组成的伟大群体,广大的人民群众在疫情面前团结起来,动员起来,众志成城,一个个感人故事由此而生,一幕幕动人场面由此而现。

  我热爱这样的人民,我爱他们眼中闪光的星星,也爱他们身上寻常的人性,我亦是人民的一员,我也害怕疫病,我也勇敢逆行。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吴子良)

 
     标题导航
在广州,我们冲在前面 在荆州,我们依然冲在前线——~~~
~~~由广东医疗队和荆州市中心医院联手打造
   第A1版:头版
   第A2版:万众一心冲过最吃劲关键阶段·暖企故事
   第A3版:决胜阻击战·广州故事
   第A4版:万众一心冲过最吃劲关键阶段·权威发布
   第A5版:万众一心冲过最吃劲关键阶段·战“疫”30天
   第A6版:万众一心冲过最吃劲关键阶段·疫线记者
   第A7版:万众一心冲过最吃劲关键阶段·现场直击
   第A8版:理论周刊
   第A9版:万众一心冲过最吃劲关键阶段·经济关注
   第A10版:万众一心冲过最吃劲关键阶段·广东各地
   第A11版:体育·诗意花城
   第A12版:阅读
   第FSA9版:佛山新闻
   第FSA10版:追热点
   第SDA9版:顺德金版
   第SDA10版:新区势
“我是记者,我应该上”
荆州新冠肺炎 重症救治中心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