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稳”是打好硬仗的基本前提

张立群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
谢鲁江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
林江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广州高质量发展系列谈

  理论圆桌会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尽管面临防控疫情的突发情况和艰巨任务,要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为“十四五”发展和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打好基础,做好经济工作仍无比重要。

  为学习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本期《理论周刊》特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张立群研究员、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谢鲁江教授、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林江教授,围绕2020年经济工作相关问题展开探讨。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谢琦珊 于梦江 张冬梅 陈文杰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全面把握好“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平稳提高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如何看待2020年经济形势?

  张立群:对于新时期经济运行的认识要进一步深化,在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下,必须全面把握好“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平稳提高。光有“量”的增长而没有质的提高,就满足不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仅强调“质”的提高而不重视量的增长,则“质”就没有载体。实际上,如果没有合理的经济增长速度,整个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就保证不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状态就保证不了,提质增效的任务也难以完成。所以,“量”和“质”总是紧密统一在一起。我们对整个经济运行过程必须从“量”和“质”两个方面加以全面认识,才能把握好发展方向,确定好政策目标。

  谢鲁江:看经济形势眼光要放远一点,要把握住我国经济发展的根本方向和核心任务。要特别明确地认识到,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要紧紧把握新时代的发展特征和发展方向。我们要同时关注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的问题,要摆正两者之间的关系。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密切相关,但内容和涵义又不一样。经济增长主要是突出国民经济量的增长,而经济发展更加强调国民经济质的提升。新时代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核心就是突出抓提质增效,推动国民经济质的提升。

  林江:一是“稳”。2020年经济工作要“坚持稳字当头”。这表明,现阶段的经济工作面临着国内国外的风险挑战;同时,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关键之年必须确保经济、社会等各领域平稳运行。二是“统筹”。统筹实际上也是为了“稳”。当前,国内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日益凸显,迫切需要统筹内外,即对外开放、对内改革。如果改革不到位或不够深化,可能就会出现“打开市场却也无人光顾”的情况。此外,“统筹”还体现在区域协同发展与城乡协同发展上。要让全部人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益处,就需要统筹发展。

  “稳”是关键之年打好两场硬仗的基本前提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我们如何认识“稳”字当头?

  张立群:把“稳”字放在第一位,是由于当前我们面对着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从内部来看,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再加上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增长压力加大。从外部来看,世界经济仍然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全球的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2020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稳”是打好这两场硬仗的基本前提。

  从根本上讲,“稳”关系到基本民生的稳定和社会大局的稳定。只有实现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目标,才能稳住基本民生和社会大局,才能为打好打赢三大攻坚战、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实现高质量发展创造必要条件。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如何理解“把注意力集中到解决各种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上”的内涵?

  张立群:要深刻认识到我们仍然面临着繁重复杂的改革发展任务。当前,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城市之间、不同收入群体之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和问题仍然较为突出。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通过长期的艰苦努力,推动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进而大幅度提高我国的城镇化水平、大幅度提升我国的人均收入水平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人均收入水平,才能够最终基本消除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和问题。从这个角度看,要正确认识我国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可高估,同时对我们仍然要完成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任务的艰巨繁重也绝不能够有任何的低估,绝不能有任何缓一缓、歇一歇的想法。我国经济仍然需要持续较快的发展,一定要牢牢抓好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工作,一定要鼓足干劲真抓实干。

  谢鲁江:我们要正确理解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真正内涵,问题不在于要不要经济增长,中央始终强调要稳增长,经济增长是坚决要的,稳增长是不能怀疑和动摇的;问题在于要什么样的经济增长,我们需要的是在解决问题的基础上实现比较健康协调的高质量的经济增长。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当经济出现失衡失调时,片面追求经济快速增长,往往会导致重大失误,会对国民经济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甚至带来长期不良的后果。因此,坚持贯彻新发展理念和把注意力集中到解决各种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上,都是在回答:我们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经济增长,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发展。而且,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的经济增长才是应对各种风险和各种不确定性的强有力的手段。

  林江:对广东来说,区域发展不平衡一直是其最大软肋,也是广东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解决的重中之重。近年来,通过一系列重要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调整,广东的区域发展结构得到了明显改善,区域发展差距持续扩大的势头得到遏制。不过,“核心”珠三角与“外围”粤东西北的二元空间结构尚未得到根本改变,要让全省人民同步实现全面小康目标,仍需付出一定努力。而要从根本上改变“核心-外围”的局面,关键要在区域协调发展机制上有新突破,加快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协调发展的新格局。

  以坚定全面深化改革的硬骨气,啃下眼前的“硬骨头”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2020年经济工作面临的“硬骨头”有哪些?如何破局?

  张立群:“硬骨头”首先是精准脱贫、污染防治、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三大攻坚战,这方面任务艰巨繁重。例如,全面脱贫之后,如何建立和完善反贫困机制、巩固脱贫成果,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在环保攻坚战方面,要把环保工作法治化、规范化,把环保排放指标定得科学化、合理化、精细化,这都是不容易啃的“硬骨头”;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上,我们在规范经济秩序特别是金融秩序的同时,如何保证流动性合理充裕,如何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稳中向好,如何通过实体经济状况的持续改善、通过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状况的持续改善,使得银企之间的债务关系持续改善,进而化解各个方面的风险,也面临很多挑战。

  另外,我们要啃的“硬骨头”,更重要的是推动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迈上高质量发展这样一个关键性阶梯,对我们来说,是需要长时间攻坚克难、爬坡过坎才能完成的一项伟大工程。这就必须持之以恒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持之以恒地推进市场化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在这些方面,我们仍然面对很多前所未有的风险和挑战。

  谢鲁江:我认为,一是推动经济进一步转型的问题,其核心是推动新旧动能转换。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有强有力的推动力量和支撑力量,这就要求充分依靠创新驱动和改革开放两个轮子来增强新动能。如果没有生产力发展上的新动能,经济发展缺乏动力,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也很难解决,增长也很难保证。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年,这意味着一个历史阶段性的变化,过去的已经完成了,对未来来说又是新的起点,新旧的衔接有着更高的目标,发展需要更强大的动力。

  二是如何有效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当前经济增长遇到的问题主要来自发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一般说来,经济增长主要靠供给的推动和需求的拉动,有效供给有了,市场就有了,企业就活了,经济就增长了。但目前增加有效供给遇到很多问题,比如金融体制上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需市场,14亿人的消费潜力怎样更充分发挥出来,如何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就业等,这些都是需要不断解决的问题,且解决了就会带来内需,带来经济的增长。要把经济增长作为解决问题后的成果,而不是作为绕过问题去单纯追求的目标。

  林江: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广州能取得今天的发展成就,靠的是制度优势、政治优势和改革开放的优势。但是,从长远来看,广东今后的发展不能只是依靠这些“家底”。目前,广东、广州正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步伐,让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其中,体制机制的改革十分重要。如何推进好体制机制创新,既是当前的“硬骨头”,又是破局的关键,需要啃下来。

  在未来的发展中,要将自身对外开放的优势与对内改革的潜力对接起来。其中,机遇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通过大湾区建设,在借鉴港澳先进管理经验的同时,三地的制度规则衔接的过程也会倒逼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区域协同发展,从而有效推动高质量发展。只要自身有坚定全面深化改革的硬骨气,就不怕眼前的“硬骨头”。

  从系统论出发,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是2020年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那接下来要重点做好哪些工作?又要注意哪些问题?

  张立群:首先要全力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包括做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工作,使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更紧密地配合,切实有效地扩大内需,特别是把增加有效投资的工作抓实抓好,尽快解决内需走弱、总需求不足等困难。同时,要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这是2020年实现两个完满收官非常关键的任务。

  从长远发展目标看,最重要的是要按照“巩固、增强、提升、畅通”这8字方针,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抓好,通过体制机制的不断完善,使支持高质量发展的制度性因素逐步增加。要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把供给与需求、总量与结构、当前与长远、改革与发展等目标统筹协调好。2020年我们正面对很多新的考验和空前严峻的挑战,做好2020年的经济工作非常不容易,对此必须有清醒认识。

  谢鲁江:今年更重要的是要补齐短板和打好三大攻坚战。今年的任务很广很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35个“要”,也就是说至少布置了35项任务。这些都要做好,最根本的是新旧动能转换和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解决了动能,解决了阻碍发展增长的问题,那就既能更好地实现当前的目标,也为下一个阶段的发展打好基础。

  林江:消除绝对贫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但对于广东、广州来说,还应有更高的要求。比如,如何减少区域之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缩小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等等。要让每个人都能最大限度地享受到改革成果带来的获得感、幸福感。这一方面要持续推进区域协同发展,建立健全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另一方面,要继续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让更多更公平的社会福利惠及群众。

 
     标题导航
   第A1版:头版
   第A2版:复工复产全记录
   第A3版:社区战“疫”全记录
   第A4版: 全力以赴防控疫情·权威发布
   第A5版:全力以赴防控疫情·现场直击
   第A6版:全力以赴防控疫情·药企关注
   第A7版:全力以赴防控疫情·经济关注
   第A8版:理论周刊·防控疫情实现高质量发展
   第A9版:全力以赴防控疫情·药物研究
   第A10版:阅读
   第A11版:文娱·诗意花城
   第A12版:体育
   第FSA9版:佛山新闻
   第SDA9版:顺德金版
   第SDA10版:新区势
“稳”是打好硬仗的基本前提
提升综合城市功能支撑广州高质量发展
疫情面前 时刻保持“战斗状态”
广州高质量发展呈现六大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