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1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从进门办卡到刷卡进门

传统健身房面临“中年危机” 自助式、共享式、智能化等健身新模式涌现
广州猎德一处健身房体能课。
玩健身球的学员
学员在瑜伽垫上进行训练。
天河一家24小时全自助健身房。

  新业态调查

  “没跑路!新技术!来训练!”身处珠江新城商业住宅闹区的一家智能健身房门口亮出了如此的宣传口号,以回应近日陆续关于健身房老板“跑路了没”的传闻。“我们只是运用了新的技术,当健身房内有人的时候,就会把门口的透明玻璃门变为磨砂玻璃门。”健身房创始人说,“但这也足以见识到传统健身房给大众带来的‘阴影’有多大。”

  24小时无人智能健身房、CrossFit训练馆、普拉提个人工作室、跨健身房的健身平台……曾经以传统健身房模式发展十余年的健身房行业,在经历一枝独秀的发展历程后,不得不迎来更新的挑战。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的健身房行业品牌有可能趋向集中,而模式会更为分散。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琳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苏韵桦

  策划/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钱佳芸、张宇、曹腾

  现状:健身卡预售几十年 健身房关店转手频繁

  “我的朋友圈里,做过健身教练的,做过健身房的,都不好意思再提了。为什么?怕被贴上标签。” 谢奕炜曾从事健身房行业,在上海健身行业有一定的名气,见识过传统健身房存在的问题:“我曾经随机调查上海某个大品牌的10余家健身房,差评率平均达到20%,个别甚至达到34%。”

  对于已经被大众熟知的“硬销”,他举了几个“极端”的例子:“让你办三年五年卡是再正常不过的,还有人卖20年卡。”他的一个朋友,今年58岁,办了可以用到74岁的健身卡,另一名30多岁的朋友,本来只想买一张3个月的短期卡,结果被层层说服,花费11.4万元,购买了40年卡。

  曹晓东曾有五六年的传统健身房健身教练从业经验,其后六年一直运营一家侧重康复类型的健身工作室,开始盈利后将其转卖给一家连锁健身机构,并且帮助其进行管理。“因为理念上存在不同,我退出了管理。” 曹晓东说,目前自己是个自由教练,暂时在朋友的健身房教课:“还有一些想法想去尝试,但是对行业还存在顾虑,要再观望一下。”

  “从健身器械的销售数据可以侧面了解行业的变化。”一名国内知名健身器械企业的负责人透露,该企业是健身器材的集成商,为国内的高端健身市场提供50%以上的器械,覆盖健身房、健身工作室、酒店、房地产、企事业单位、公司、院校等渠道,其中健身房渠道的业务量约占总体业务量的大半,从2019年的数据看,健身房渠道的销售额下降明显,但房地产渠道上升显著,“整体销售数据是下降的,但未来的上升势头很明确。”

  该负责人认为,健身房渠道数据下降,原因之一是行业缩水严重,传统健身房关店频繁,其二是随着健身房的关闭,二手健身器材流通量增加。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的二手健身器材出货量非常大,专门从事二手设备回收翻新的企业业绩大幅增长:“业绩有可能翻了一番。”

  业内人士谢奕炜表示,目前业内比较认可的全国前十个健身品牌,主要还是商业健身房,即使是排行第一的品牌,按业内估算,也占据不了市场1%份额:“由此可见健身行业呈极为分散的状态。”

  行业分散还体现在行业数据的缺乏。一名业内人士称,健身行业没有什么权威数据:“只有一些机构的数据,我们还会进行一定的参考,但是没有人会参照其做出任何决策。”另一名健身房的创业者表示,他曾出资请调查公司进行行业调查:“但是数据只用于我们自己的决策,不会对外公开。” 谢奕炜认为,健身房本身不重视数据,对于资本来说,普遍认为近几年健身房行业前景不明,没有太多出资调查的必要性:“从深层次看,健身产业还是处于初级阶段,虽然产值看起来不小,其实是‘空心’的,因为产业混乱、无序,缺乏人才和社会口碑。”

  趋势:从传统健身房到私人健身工作室

  在曹晓东看来,目前的健身行业处于调整期和过渡期:“整个行业仍以传统健身房为主流,工作室是另一种模式,还有‘新兴派’智能健身房。”他认为,传统健身行业受到后两者的明显冲击。据悉,目前健身工作室也开始出现变化,更为细分、各具特色、定位精确。一名传统健身房的教练告诉记者:“这些私人工作室把健身房私教课的蛋糕挖走很大一块。”本来在传统健身房办了一张三年卡的刘小姐,在健身卡快到期时,立即转到一家瑜伽工作室:“这家工作室更近家,而且我觉得还是瑜伽这项运动更适合自己的身体。”

  私人健身工作室也逐渐从单店往连锁发展。据了解,一个工作室采取1480元包月私教的模式,在两三年内已经把分店扩展到500家以上。不过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观望:“这种模式仍是一种尝试,不一定能够推广。”在业内人士薛先生看来,健身俱乐部是健身行业的主流。据他介绍,私教工作室出现细分,包括瑜伽、高强度交叉训练、团体课等:“这种趋势在近三五年愈发明显。”

  力创私人健身工作室创始人张嘉经营工作室10余年,一直驻守在天河北某高端住宅区内。在他的工作室,可以俯瞰天河体育中心的全貌。“我把跑步机放在窗边,会员跑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整片天空。”张嘉说,自己有很多“资深粉丝”,他们更愿意选择更为人性化、私密性强的、与教练互动更多的健身方式。他的工作室有4名私人教练,一般采取一对一或一对二的教学模式。

  “工作室模式的逐渐普及,是市场细分的结果。”张嘉说,与大部分传统健身房相比,工作室专业程度、服务质量相对更高,更有具针对性、个性化的服务。

  他认为,健身行业的发展方向是越来越趋向专业化、职业化:“教练要为学员进行专业评估、制定个性化的方案,开出‘运动处方’,以解决其身体的问题。”

  创新:用互联网平台和共享模式摆脱“养教练”

  传统健身房的最大成本是租金和人力,一名传统健身房经营者告诉记者:“为了吸引好的教练,我们不得不开出很高的课时费,有的教练月薪几万元,但健身房本身没有多少盈利。为了继续存活下去,要在教练的薪酬结构上进行调整。但这确实是进退两难。”

  据公开资料,近年只有唯一一家传统连锁健身房获得1亿元的投资,但是业内人士称,该健身房几个不同地区的分店出现经营问题:“没有人敢确认是单店存在经营问题还是企业内部出现问题。”

  “新的健身模式的最大目标就是减少人力的使用。”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智能健身房得以成功“插一脚”的主要原因。采用智能系统管理、压缩场地面积、减少门店人员配置,是智能健身房的主要特征。然而,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智能健身房仍只是行业的一个补充。

  对于投资者和运营者来说,一直考虑的是如何摆脱场地和教练对健身房的“绑架”?希望借用互联网突围的业内人士跃跃欲试。经营健身房十余年的周江华意欲打造一个健身平台,让自由教练在市场上流动起来,与健身消费者通过他建立的健身App形成联结,并以就近原则在约定的健身房进行教学,健身房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分成,并摆脱“养教练”的固定投入。

  有业内人士认同这种创新模式,认为将给传统健身房行业带来巨大冲击。但也有从业者对该模式表示不认同:“这等于直接动了健身房的奶酪,健身房不会愿意只把自己变成一个场所。”

  记者了解到,业内还存在另一种新的模式——提供场地,所有教练都可以通过该机构的线上平台与消费者直接约课,并在场地上课。交易费用直接进入机构的账户,扣除10%费用后分给教练。

  “这是目前业内比较成功的新模式。”该业内人士称,成功的一部分原因来自该机构多达50人的IT团队。

  谢奕炜却不认为这是好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也许能在二三线城市开展起来,但在一线城市很难,因为租金成本太贵,而且健身产业是一个跑马圈地的产业,健身房把教练和会员圈起来,很难实现共享模式。”他透露,自己做过这样的尝试,在上海保留一个工作室,为健身教练提供场地,每次收费120元,但至今鲜有人问询。在健身行业发达的国家,有第三方商业机构打通同个城市中不同品牌的健身房门店,为会员提供服务并单独结算,但是该机构在2015年尝试进入中国市场后,却发现水土不服。“实现这种业态需要打通太多环节。”谢奕炜说,“目前我们的健身房行业不具有这种土壤。”

  前景:品牌更集中 模式更分散

  智能健身房来袭、健身工作室的不断细分、专业化,会成为市场主流吗?在薛先生看来,新的健身模式暂时仍不会占太大的市场份额,原因是健身本来就具有一定的沟通需求,具有社交性、服务性,训练只是健身功能的一部分,互联网+的健身方式在上述的功能上相对较弱,很难成为行业的核心板块:“近年传统健身房的模式依然很难被颠覆。”

  对此,谢奕炜的观点是智能健身房和健身工作室只是为健身房行业带来了一些改变:“松松土而已,没有动摇到本质。”在他眼中,传统健身房行业将不断走向衰退,而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它们让出的份额将被智能健身房、健身工作室所瓜分:“更大的可能是不同模式之间的渗透、联合,以至于未来可能无法把健身房清晰地定义为现有的某一种模式。”他举例说明,乐刻在传统健身房基础上进行缩小且改变原有的预售长期卡的模式,改为销售月卡,在2019年双十一时,他们开始预售半年卡和一年卡:“这种模式与更长的会员卡相比,比较折中,也是乐刻融合传统健身房和自有模式的一种方式。”

  尽管多种问题存在,大多数业内人士对健身行业依然充满信心。广州市举重健美协会秘书长张伯权对行业发展前景表示乐观:“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广州超过2000多家健身房,随着不断的洗牌、淘汰、调整,行业逐渐形成规模,广州健身行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他表示,协会未来会进一步引导行业规范健身教练的培训和资格考试,培养更专业的人才。同时,协会也不断鼓励高校开设健身健美有关专业,并举办有关的比赛:“在培养过程中,高校和健身房合作,把管理模式、运营模式带入校园,使得该专业的学生还没有毕业就已被机构‘抢到手’,一毕业就能上岗。”

  谢奕炜称,2020年,行业可能还会进入更深层的调整,而新的健身模式会茁壮成长,家庭健身也会发展起来,对现有健身行业进行补充:“未来的健身市场,品牌有可能趋向集中,而模式会更为分散。”

  分析:会员预收款营收还是负债?

  面临的冲击使部分传统健身房被迫不断压低自己的年卡价格。曹晓东举例,上海静安区的一家老品牌健身房,2001年的年卡售价7000元,目前售价1000元。

  在一家传统健身房工作接近3年、刚刚晋升管理岗位的小刘说:“我们现在都在想办法如何留人。留住会员,也留住教练。”

  “这个行业必然要经历一个更激烈的阵痛期。”在曹晓东看来,如果方圆5公里之内只有一家健身房,就有很大概率可以存活得很好,而如今却往往挤满大大小小的健身房、工作室,最甚者有5~10家竞争对手。有业内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健身房关店超过3000家,业内人士认为2019年的关店数据相比2018年有很大可能只增不减。曹晓东最担心的是,许多健身房希望有“接盘侠”,但是大多数健身房都存在大额负债:“这就涉及许多健身房投资者对于健身房财务的误解,他们认为收入的预收款是营收,实际上是负债——这些会籍卡、私教卡的款项,实际上需要收款后的数年才能达到收支平衡。”

  然而,收到预收款后,有的投资者把资金用于开设第二家健身房,又把第二家的预收款用于开设第三家健身房……“资金并没有增加,只是被‘挪用’了。”一名业内人士说,健身房投资者或许认为这是利用资金杠杆,不知道自己是走在钢索上的人,“一旦某一家店的经营出了问题,资金链断裂,所有的健身房就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尽管2019年,继续有风投盯紧健身房行业,但曹晓东认为传统健身房的弊端令其难以获得风投青睐:“数据不好看,而且没有好的造血能力。”据业内人士透露,健身行业的利润率极低,一般能达到10%的年利润率就是较好的成绩。

 
     标题导航
~~~传统健身房面临“中年危机” 自助式、共享式、智能化等健身新模式涌现
~~~雨水少、天气暖使花期整体提前
海珠举办老兵书法迎春送福~~~
从化减税降费辐射多行业~~~
   第A1版:头版
   第A2版:要闻
   第A3版:要闻
   第A4版:评论
   第A5版:2020广东两会·记者会
   第A6版:2020广东两会·在现场
   第A7版:要闻
   第A8版:平安春运 舒心回家
   第A9版:要闻
   第A10版:要闻
   第A11版:广东
   第A12版:广告
   第A13版:身边纸
   第A14版:身边纸
   第A15版:区街
   第A16版:经济
   第A17版:广告
   第A18版:今日人物
   第A19版:体育
   第A20版:文娱
   第A21版:每日闲情·诗意花城
   第A22版:健康周刊
   第A23版:健康·养生
   第A24版:健康·百科
   第DGA13版:东莞新闻
   第FSA13版:佛山新闻
   第FSA14版:荟生活
   第SZA13版:深圳新闻
   第JMA13版:江门新闻
   第ZSA13版:中山新闻
从进门办卡到刷卡进门
石马桃花价降两成
向战斗英雄“送福”
生物医药行业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