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菲律宾政府保护海外就业人员的权益 “菲佣”能走出去也能安心回归

规划几十年“孵出”菲佣品牌

日本批量引进“菲佣”。@视觉中国
新加坡菲佣
  称心家政

  走在新加坡繁华的街道上,当地人经常会遇到远道而来工作的外乡人。卡班萨格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一名菲律宾移民家政工人,在这里工作了近20年。“我父亲突然去世了,唯一养家糊口的母亲也生病了……因为我大学毕业了,我也希望我妹妹能毕业,这就是促使我前往新加坡的原因。”卡班萨格说。

  37岁的菲律宾单身母亲马本加当年把13岁的女儿留在菲律宾南部的东敏多洛,到首都马尼拉找工作。在去马尼拉的火车上,她看到了当地一家招聘机构发布的招聘启事。2014年8月,马本加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当了一名家政工人。

  菲律宾是世界移民劳工的主要来源国,据估算,每5名海外菲律宾劳工中就有1名是家政工人,相关数据显示,每年有超过15万名家政工人前往亚洲、欧洲和中东等地工作,寻求更高的工资以帮助他们的家庭摆脱贫困。

  遍布世界各地的菲律宾家政工人因其整体素质高、稍懂英语著称,“菲佣”已成为世界家政行业中的“知名品牌”。很多人都听说过“菲佣”,但或许却不知道“菲佣”这个品牌是如何“修炼”出来的?除了菲律宾人乐观忍耐的性格外,“菲佣”品牌得益于菲律宾政府几十年来的规划、监管和保护。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编译

  “菲佣”

  这块金字招牌

  缘起

  内部原因

  为解决就业压力,菲政府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实行海外就业计划。

  外部原因

  随着经济发展,女性纷纷走出家庭就业,不少家庭开始雇用“菲佣”。此后,“菲佣”在东南亚地区广受欢迎,并开始进军欧美和中东市场。

  职业吸引力

  乐观

  文化基因

  “我们有‘事情就是这样’的乐观文化,我们对工作心存感激,即使它的报酬很低。”

  工资

  竞争力

  菲当地人均收入约人民币1500元,“菲佣”因服务地区不同,收入约为国内2-3倍甚至更高。

  低廉

  培训费

  一般课程费用为2000至5000菲律宾比索(约合300至750元),超过20000菲律宾比索即违规。

  真正合格的家政服务人员

  一名外派“菲佣”首先必须前往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局授权的培训学校接受总共218个小时的培训课程。

  家政员们需要用各种语言(阿拉伯语、希伯来语、普通话和广东话以及英文)熟练表达问候以及家庭成员称谓等。

  学会常见的家用电器用法,洗熨各种面料的衣物,清理房间,根据菜谱烹饪适合雇主口味的饭菜,照料老人和儿童。

  政府规划

  打开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的网站,页面大幅展示的是“免费指导工作前职业定位的讲座”等培训信息和网上操作指引;页面上的显著位置是“服务”“海外劳工”和“注册招聘机构”的导航;页面往下的内容包括考试时间、考试成绩公布、培训信息发布和工作信息发布等,还有一些法律提醒和辟谣。

  为解决就业压力,菲律宾政府从20世纪70年代初就开始实行海外就业计划,积极推行和实施支持海外就业的政策。1982年,菲律宾政府更成立了劳工就业部下属的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专门负责促进和监控菲律宾海外就业发展。经过30多年的调整和发展,其海外就业政策更趋成熟。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数据显示,仅2017年前3个季度就有超过128万名菲律宾劳工被派往海外工作。

  “我的‘洛拉’,也就是我的阿姨们,她们都在美国东海岸做家务——照顾别人,打扫房子,打扫大厦。”华金说,她如今是美国菲律宾正义倡导者组织主要负责人,这是一个维护菲律宾海外劳工权益的民间组织,“在菲律宾文化中,我们有‘事情就是这样’的乐观文化,我们对工作心存感激,即使它的报酬很低。”

  20世纪80年代起,随着中国香港经济起飞,本地女性纷纷走出家庭就业,家务劳动需要“假手于人”,不少家庭开始雇用“菲佣”。此后,“菲佣”在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广受欢迎,并渐渐开始进军欧美和中东市场。

  严格培训

  在走出去的“菲佣”中,既有像卡班萨格这样的年轻大学生,也有马本加这样学历没那么高的中年妇女,但无一例外地,她们都要接受在菲律宾劳工就业部监管下的培训机构的培训。

  菲律宾对于“菲佣”的上岗培训十分严格。一名外派“菲佣”要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家政服务人员,首先必须前往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局授权的培训学校接受总共218个小时的培训课程。技能培训课教各种常见的家用电器的用法,如洗衣机、微波炉等;还要求学会洗熨各种面料的衣物、清理房间、根据菜谱烹饪适合雇主口味的饭菜、照料老人和儿童;语言和文化课主要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普通话和广东话以及英文,家政员们需要熟练运用各种语言表达问候、时间、数字、厨具和电器、食物、调料、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员称谓等。

  菲律宾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局监督该国的不同培训中心,考虑到普通人的支付能力,中心提供的课程费用为2000至5000菲律宾比索(约合300至750元),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特别提醒一般培训费用不会超过10000菲律宾比索(约合1380元),超过20000菲律宾比索即违规。

  培训证书的有效期为5年,“菲佣”在获得认证之前需要进行绩效评估(除非他们能证明自己有多年的工作经验)。通过评估后,佣工应将培训证书连同工作合同一起交给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佣工必须持有培训证书,才能办理海外就业管理局签发的佣工海外就业证明书(OEC),获准离开菲律宾。

  培训背后的理念是提高工人的技能,提供更好的服务并获得更高的工资。马本加正是在获得海外就业证明书后到达利雅得,在那里,她为一户人家服务,做家务,照顾雇主的4名从3岁到12岁的孩子。马本加的同胞安娜也在通过培训后辞去教师工作前往美国当保姆,在纽约照顾一个四口之家。菲律宾当地人均收入约人民币1500元,“菲佣”因服务地区不同,收入约为国内2-3倍甚至更高,如新加坡规定“菲佣”的最低工资为570新加坡元(约合2950元);日本首次“引进”的菲佣月薪为16.8万日元(约合1万元)。

  监管和保护

  除了提升“菲佣”的能力,菲律宾政府同样重视对国内雇佣机构的监管。菲律宾政府鼓励私营劳务代理机构直接招募劳工到海外就业,但这些招聘机构必须得到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的批准,菲律宾所有代理机构的名称、地址和联系电话均在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网站上公示,既便于劳工和海外雇主联系,也便于政府部门的监管。

  “菲佣”走出去后,菲律宾政府并不会不闻不问,为了保护海外就业人员的权益,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要求外国雇主和劳务代理机构监督和报告其雇佣工人的状态、状况或重大事件。2018年,因发生菲律宾女佣在科威特不堪虐待或性侵自杀的恶性事件,出于对海外公民身心安全的考虑,菲律宾政府从科威特撤离海外劳工。

  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会提醒“菲佣”,遵守就业当地的法律法规,如在日本,违反日本有关合理使用签证或居留身份的法律,除拘留和驱逐出境外,可能包括监禁和禁止重新进入日本,甚至丧失在日本寻求其他就业机会的权利。

  最后,“菲佣”走得出去也能安心回归。近年来,菲律宾劳工就业部为回国的海外劳工提供了一系列重返社会的政府援助,其中包括技能培训和生计援助。根据菲律宾劳工就业部数据,2017年有近120万菲律宾海外劳工返国,其中共有117.0514万人接受了福利和保护计划,包括菲律宾海外劳工福利管理局的重新整合和遣返后服务。

 
     标题导航
   第A1版:头版
   第A2版:学习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第A3版: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第A4版:评论
   第A5版: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第A6版:要闻
   第A7版:要闻
   第A8版:要闻
   第A9版:要闻·国内
   第A10版:国际
   第A11版:广东
   第A12版:经济
   第A13版:身边纸
   第A14版:身边纸·拍案
   第A15版:区街
   第A16版:健康有约
   第A17版:今日人物
   第A18版:体育
   第A19版:文娱
   第A20版:每日闲情·诗意花城
   第A21版:科教周刊
   第A22版:设计
   第A23版:教育
   第A24版:升学
   第DGA13版:东莞新闻
   第DGA14版:生活圈
   第FSA13版:佛山新闻
   第SZA13版:深圳新闻
规划几十年“孵出”菲佣品牌
默克尔将到访奥斯威辛集中营遗址
美拟对24亿美元法国产品加征关税
乌总统否认与特朗普利益交换
土预期与俄签新合同“不会太晚”
旅游专栏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