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古琴传承人徐思杭

把老古董玩出新花样

徐思杭爷爷的古琴。
徐思杭
  徐思杭是古琴大家徐文镜的孙女、浙派徐门琴馆的第三代传承人。十几年前,徐思杭决定离开小学教师的岗位,正式开始进入家传的古琴艺术,“冥冥之中,命运使然”,徐思杭觉得在传承古琴这门文化遗产的路上,她从心所欲,走得踏踏实实。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安娜

  5月的广州,天气已经大热,午后的冼基西街偶尔传出的古琴之音,与古色古香的小巷相得益彰,生出清凉之意。琴声源自小巷中段的浙派徐门琴馆,小巷里的邻居们并不知道这琴馆的女主人徐思杭,是古琴大家徐文镜的孙女、浙派徐门琴馆的第三代传承人。

  然而,小巷里这位衣着古朴、气质娴静的女主人在广东的古琴界却是个响亮的人物。就在去年广东的一次古琴演奏比赛中,徐思杭和妹妹把指法重新编排的古琴《神人畅》二重奏第一次在广州进行重新演绎,得到广东古琴界的一致赞赏。

  “最冷”时开始传播古琴

  在徐思杭看来,十多年前,走上传承古琴之路是命运的安排。2003年,古琴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第2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时,大众对古琴的关注和认识并不多,远没有现在的“热度”。“我是挑了一个‘最冷’的时候开始古琴艺术的传播”。

  2006年,一心想把古琴艺术传出去的徐思杭,开了一家琴馆。“当时,我们是广州市第一家面向社会大众传授古琴艺术的琴馆。”徐思杭说,那时古琴的习授还是一种圈子文化,不是行内人基本上很难找到学习古琴的地方。

  不过,即便她把琴馆设在广州人流量最大的区域,了解并有心学习古琴的人也并不多。“很多人觉得古琴曲高和寡,像个老古董。”这样寒来暑往,徐思杭的琴馆并没多少人问津。

  无人问津,闹市区高昂的“租金”让她在原地留下的希望比较渺茫了。徐思杭虽然有些焦急,但内心恬淡,“这不是一门纯粹的生意,需要修养和缘分。”

  徐思杭觉得要换一个思路,她开始去寻找老城区一些有历史年代感的老建筑,徐思杭最终找到了一栋适合的建筑,在原有的基础上,她把这栋老建筑重新翻新活化,早已不是当初那番潮湿、破旧的样子,“住在里面非常舒服”。

  血脉中的古琴情缘

  徐思杭踏上古琴这条路,受爷爷徐文镜影响颇大。徐文镜是中国著名的古琴家、篆刻家、书画家、诗人。徐思杭的爷爷徐文镜和兄长徐元白一起并称为“徐氏双杰”。徐思杭的父亲是家中长子,虽出身于书香门第,但更多承担着养家和照顾家人的重担,没有机会继承父亲徐文镜的古琴艺术。

  徐思杭从小对爷爷的印象,就是他留下来的一把古琴。徐思杭的父亲虽然没机会习得古琴,却发现了女儿从小就展现的古琴造诣。不过那时候,在广州很难找到古琴老师,徐思杭从八九岁开始先拜冯旭明、谭颖为师,学习与古琴较为接近的古筝。直到1999年,她才找到当时古琴岭南派第八代传人谢导秀,才拜师门下学习古琴,正式开启了古琴的学习。

  徐思杭说,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自己能在传承古琴艺术上能做些什么,早年的学习更多是因为兴趣,“现在对古琴的感情,更是一种血脉相传”。

  徐思杭摩挲着爷爷留下的古琴,细细地说到它的每一个细节,“古琴是用一块完整的木头制作而成,你看这把琴在背后的镂空之处,藏在琴腹中的还有很多很多刻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手工艺。”徐思杭把这把琴挂在琴馆的墙上,“仿佛有琴声从里面传来”。徐思杭说,有时候看着这把琴就会想到自己祖辈们曾经创造的辉煌。

  另类的古琴旁听生

  徐思杭大学毕业后,本来是广州一所小学的音乐教师。直到有一天,她跟父亲提到,自己想要辞职去专门研习古琴。父亲二话没说,就支持了她的决定。

  几经辗转她找到现在的老师谢导秀,“1999年学琴时,还是传统‘以师带徒’,老师‘一对一’、‘手把手’教授。”徐思杭现在还记得,每次出门都背着一把大大的古琴,与她的娇小的身材一对比,“那时候,别人都不知道我是在做什么,还有人问是不是钓鱼竿。”

  徐思杭记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学习古琴在一般人看来都属于另类。她说:“谢导秀老师偶尔到大佛寺开大课,由于自发去学习古琴的人并不多,我们几个师兄弟姐妹也必须去现场课堂捧场。”

  为了更好地习得琴艺,没有走“学院派”路线的徐思杭也常常主动寻找机会去吸收“营养”。徐思杭说自己的堂哥(徐思杭伯爷徐元白的孙子)正是走“学院派”路线的家族传承人。“当年堂哥考进中国音乐学院后,在学校有多位知名古琴老师的指导”,徐思杭也去做了“旁听生”,在堂哥的帮助下,老师们被这名来自广州的浙派传承人的好学精神所感动,给她开了不少“小灶”。徐思杭也从“旁听生”升格为“嫡传生”。

  现在徐思杭的另一位老师、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姚公白被邀至香港做研究,徐思杭仍会每个月都去一次,跟老师切磋学习琴艺,“古琴学习也是一辈子的事”。

  与岭南派融合 连通香港

  徐思杭常常讲到爷爷徐文镜一辈子都在传递浙派古琴艺术,“爷爷从广州走过,又去了香港。把艺术的终点站设在了香港。”徐思杭在香港古琴界的各种文化活动中了解到,当年爷爷赴港是为了治疗日益严重的眼疾,也因此在香港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各项艺术天赋在此继续开花结果,现在香港古琴泰斗,人称“蔡师傅”的蔡昌寿就是徐文镜的关门弟子。

  “从古琴流派来说,我们是从浙派到了岭南派的土地上,然后又接通了香港。”徐思杭说,与爷爷不同的是,这些年来,她不仅在传承浙派古琴艺术道路上做了些研究,还在沟通两派交流,吸取众家之长的事情上下了不少功夫。

  徐思杭介绍,隋唐前,古琴曲的教授与传播是靠师生口传心授,交给学生,一旦离开具体琴人的口传,就会变成天书,遗失或变形。公元9~10世纪,出现了古琴谱,古代音乐历史进入了一个有音可寻的时期。不过,因为古琴谱采用文字记谱,方法繁琐,不易推广。

  唐朝之后,有了古琴减字谱。不过现在除了个别修养深厚的大师,能识减字谱的人寥寥无几。如今琴师演奏,都是用的五线谱。目前仅见于记载的曲谱有140多种,共3000多首曲目。徐思杭解释:“所以在将减字谱变成五线谱的时候,就需要重新‘打谱’,也就是翻译。古琴不同门派打谱不同,也往往会产生一些不同见解。”

  不过,徐思杭说,在她的“穿针引线”下,各门派之间不是更封闭,而是交流更多了:“有浙派的琴师到了广东,就会直接找到我。岭南派琴师要到浙江去交流,也会找到我。”徐思杭一直在思考如何将两派的特点结合起来。现在,她越来越多通过公益讲座、雅集等方式,将自己在艺术上的感悟与更多人分享。“今年这样的活动,我们会开展十多场”。徐思杭只愿能将古琴艺术更加发扬光大。

 
     标题导航
古琴传承人徐思杭~~~
古琴传承人徐思杭~~~
   第01版:第1纸·今日天下
   第02版:第1纸·今日评论
   第A1版:头版
   第A2版: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第A3版:广告
   第A4版:要闻
   第A5版:要闻
   第A6版:高考名师公开课
   第A7版:要闻
   第A8版:要闻
   第A9版:今日人物
   第A10版:今日湾区
   第A11版:国际
   第A12版:体育
   第A13版:足彩情报站
   第A14版:今日生活·揾食广东
   第A15版:身边纸
   第A16版:身边纸·街坊
   第A17版:身边纸·关注
   第A18版:财经
   第A19版:文娱·健康有约
   第A20版:每日闲情·诗意花城
   第A21版:家天下
   第A22版:家生活·阅读
   第DG1版:第1纸·今日天下
   第DGA15版:东莞新闻
   第DGA16版:生活圈
   第DGA17版:社会观
   第DGA18版:家生活
   第FS1版:第1纸·今日天下
   第FSA15版:佛山新闻
   第FSA16版:荟生活
   第FSA17版:睇社会
   第FSA18版:家生活
   第SZA15版:深圳新闻
   第SZA16版:科海观潮
   第JMA15版:江门新闻
   第JMA16版:邑关注
   第ZSA15版:中山新闻
“搜索者”朱丹的逆袭之路
把老古董玩出新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