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她在南海“种”珊瑚

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黄晖探索海底“植树造林”20年
黄晖潜水工作照。(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供图)
想了解更多人物故事,请扫二维码。
黄晖
  每年3月初,黄晖都要带领团队潜入南海海底,像在陆地上植树造林一样种珊瑚。

  黄晖是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珊瑚研究和繁育领域学科带头人,珊瑚生物学和珊瑚礁生态学学科组长,中科院海南热带海洋生物实验站站长。她身上还有多个第一:中国第一位在海底进行珊瑚修复的女性科学家,中国第一位在国际珊瑚礁主要学术机构任职的女科学家。近20年来,她带领团队在南海培植了20万平方米珊瑚。

  昨日,黄晖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讲述了她在海底种珊瑚的艰辛经历。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署名除外)

  黄晖的办公室门口矗立着一个水族箱,五彩斑斓的珊瑚、海参、海胆、海藻生活在其中。

  海底“植树造林”20万平方米

  说起与水下种珊瑚结缘,黄晖说,这跟自己性格有关。“我从小性格就像个男孩子,不是那种比较娇弱的类型,也比较少穿裙子。”

  2002年,黄晖在西沙群岛潜水时第一次见识了水下“热带雨林”的壮观。水底下,密密麻麻的珊瑚遍布其间。“当年的西沙,真的是海底天堂。”黄晖说,她站在船头一眼就能看到10米深的水底,潜入海中,五颜六色的珊瑚迎面舞动,覆盖率最高的区域可达到90%。“真的是太震撼了,从此我就爱上了潜水。”

  做珊瑚礁的修复,首先就必须摸清家底。经过十多年的摸索,她的团队把中国所有的珊瑚礁都调查过。他们统计出中国有近300种珊瑚。看着海底的珊瑚白化成“累累白骨”,黄晖心急如焚。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南海退化的珊瑚修复起来。2005年起,她带着团队进行珊瑚礁恢复机制与修复技术研究。“在海底种珊瑚,就像在地面上植树造林,不过比在地面上植树造林难多了。”黄晖说,

  她的海底“种珊瑚”计划有两种方式:一是“播种”,在珊瑚大片死亡、适宜珊瑚生长的海域,投放珊瑚虫,使其繁衍生长;二是“移栽”,将活的珊瑚移栽过去,使其恢复壮大,犹如插柳条。

  每年3月,天气转暖,也是海底的珊瑚繁殖季节。由于珊瑚在晚上排卵,黄晖和她的团队,掌握了不同海域珊瑚排卵前后海水温度,常常一连几晚在海底蹲守,以获取珊瑚的受精卵,然后带回实验室,进行有性繁殖的人工培育。他们已对20多种珊瑚开展了有性繁殖的人工培育。

  目前,黄晖带领科研团队已在南海海底成功种植了约20万平方米的珊瑚,2016年珊瑚断枝成活率高达75%,长得最快的鹿角珊瑚一年大约能长10厘米。

  被海浪吹出几海里远

  黄晖的团队一共有30多人,女性寥寥。办公室的一张合照上,每个人都晒得黝黑。 “说不辛苦是假的。”黄晖苦笑着说。

  常年漂泊在海上,对身体和心理上都是一种煎熬。黄晖每次出海,都要20天到1个月,长的话要两三个月。出海就要连续在水下工作一星期,晚上就睡在船上。这也让黄晖练就了“睡功”,船晃动着也能睡,晕船晕得脑袋快要炸了也能睡。

  潜水还是个体力活,直到现在黄晖还晕船。在严重晕船的情况下还要背着几十斤重的氧气瓶在海底观察珊瑚的形态和鱼、贝类、海藻的种类、长势,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渔船离母船数海里后,在茫茫大海上只剩下一个小黑点。太阳直射下人很快会脱水,被晒脱皮也得忍着。有时被晒得难受了,她就躲进水里。白天,还能看到阳光和周围的渔船,晚上,则只有海浪拍打着渔船的声音。持续几个月这样单调的生活,寂寞也是队员们必须要克服的难题。

  为了科考,她每年冬天都要潜入深海。有时她还要夜潜,夜潜得打着灯光,有可能会碰到有毒的危险生物,比如海胆、鸡心螺。

  大概在8年前,黄晖在西沙群岛种珊瑚,队员们的小艇遇到退潮,被吹出几海里远。直到晚上七八点钟,队员们才过来,他们推船都推了一个多小时。“当时离母船已经有几海里,也没有在对讲机信号覆盖范围之内。跟母船联系不上,就只好在海上漂着,小艇随时可能会被浪吹翻,很危险。”直到小艇上的队员和母船会合,大家激动地击掌庆贺。

  要在南海建起“海底牧场”

  20年在海浪中出没,黄晖已经成为我国珊瑚研究和繁育领域学科带头人。她的团队对南海各区域珊瑚的有性繁殖规律已经摸清,判断珊瑚的排卵期、误差不会超过3天。2010年黄晖团队先是接下在西沙永兴岛修复珊瑚的国家课题,之后又陆续在三亚北部、西沙群岛种珊瑚。

  黄晖说,在未来3年内,她并不打算扩大珊瑚种植面积,而是稳扎稳打,建成整个珊瑚礁生态系统。在她看来,这比扩大珊瑚种植面积更重要。“打个比方,在一片森林里面,如果只有树,鸟、虫子都没有,这个森林有何意义呢?”

  “我的目标是恢复整个珊瑚礁生态系统,不仅要种珊瑚,还要培育整个生态系统中海藻、海草、贝类等其他生物,让它们循环起来。”黄晖说,其他团队也会加入进来,有做贝类的,有做砗磲的,有做藻类的。“尽管很多人催着我们,说你们能不能种得快一点,但我们步子不能太快。太快了不行,会出问题。” 黄晖说,她的梦想就是在南海建起一片片五彩斑斓的“海底牧场”,通过恢复珊瑚礁生态系统,恢复海洋渔业资源。

  工作这么多年没把自己当女人

  广州日报:一开始怎么想到在水下大规模种珊瑚呢?

  黄晖:珊瑚礁荒漠化就像陆地上的草原荒漠化。怎么办?只能植树造林。前面十年,我们一直在摸索,失败的经历太多了,就是不断从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

  广州日报:常年潜入深海,又累又危险,父母都支持你做这个吗?

  黄晖:我性格比较开朗,喜欢与大自然打交道。我先生,父母都还是挺支持的。

  广州日报:珊瑚长得很慢,可能种十多年都不见得有效果,你不焦虑吗?

  黄晖:我自己没焦虑过,我做不完还有学生做。做科研可不能焦虑,你缺少了一步,后面就会有严重后果,必须非常严谨。你今天才种了一棵,明天就要种十万棵、百万棵,肯定不行,必须得一步一个脚印。

  但也不是说没有办法。珊瑚有些种类是先锋种群,长得很快,你要掌握了它的生态学规律,是可以提速的。种珊瑚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急不来。我也想让珊瑚长快点,但快不了啊。不同的珊瑚种类生长速度是不同的。有些种类,长得快的话一年可以长15~20厘米,长得慢的话一年只能长1~3厘米。

  珊瑚不是种得越多越好

  广州日报:已经种好的珊瑚是不是也要去管护它?

  黄晖:是的。已经种好的珊瑚也要去管护和监测,这是有规程的。比如,种好的死了,你就要分析,为什么死了,是大的风暴潮来了,那证明这片水域水动力很强,不适合种这种类型的珊瑚,那以后就要避免这种情况。通过GPS定位来寻找之前种植过的水域。

  广州日报:感觉你在工作时必须忘了自己是个女人?

  黄晖: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压根都没觉得自己是女人(笑),你在干活时必须忽略自己的性别角色,忘了自己是个女人。

  广州日报:在海底种珊瑚是不是种得越多越好?

  黄晖:珊瑚并不是种得越多、越快就越好。你种珊瑚就意味着你要破坏原有的一部分珊瑚,你新种的这一块如果没有达到效果,那你就是破坏。

  所以我们的压力非常大。通常,如果我们没有在这个水域百分百能把它种活的把握,我们就会谨慎一些,尽量先不种。

 
     标题导航
~~~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黄晖探索海底“植树造林”20年
~~~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黄晖探索海底“植树造林”20年
   第01版:第1纸·今日天下
   第02版:第1纸·今日评论
   第A1版:头版
   第A2版: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第A3版:今日热闻
   第A4版:平安回家
   第A5版:要闻
   第A6版:要闻
   第A7版:广州过年的一把理由·岭南
   第A8版:今日人物
   第A9版:广东新闻
   第A10版:国际
   第A11版:体育
   第A12版:财经
   第A13版:财经·揾食广东
   第A14版:今日生活·健康有约
   第A15版:身边纸
   第A16版:身边纸·关注
   第A17版:身边纸·街坊
   第A18版:身边纸·广州档案独家解密
   第A19版:文娱
   第A20版:每日闲情·阅读
   第A21版:悦生活·爱尚购
   第A22版:悦生活·Chic方式
   第DG1版:第1纸·今日天下
   第DGA15版:东莞新闻
   第DGA16版:生活圈
   第DGA17版:故事绘
   第DGA18版:镇能量
   第FS1版:第1纸·今日天下
   第FSA15版:佛山新闻
   第FSA16版:荟生活
   第FSA17版:旺见2018·旺财
   第FSA18版:车生活
   第SZA15版:深圳新闻
   第SZA16版:看热点
   第W1版:广州文明导报
   第W2版:创文特写
   第W3版:创文重点
   第W4版:创文视点
   第ZSA15版:中山新闻
怎忍士林失泰斗长教翰苑恸宗师
她在南海“种”珊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