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2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宋飘云”,你究竟来自哪里

流浪女身份不明患精神疾病 儿女盼找到母亲身份信息便于其入院治疗
宋飘云残疾证上的照片。
小静(化名)回忆起妈妈轻轻抽泣。她希望能帮妈妈找回丢失已久的身份,让她能回到精神病院疗养。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秦松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虽然妈妈不记得我,但我还是想给她找回身份。”黄埔区一间民宅里,15岁女孩小静(化名)抽泣着说。大约16年前,身患精神疾病的小静妈妈流浪到湖北武穴市的一个小村,并先后生下她和弟弟,然而,妈妈发病越来越厉害。兄妹俩名义上的父亲是老周,也患有精神疾病。与老周同母异父的妹妹珍姨探望哥哥时,把两个孩子带到广东抚养。珍姨给了姐弟俩一个温暖的家,但小静妈妈的病情仍让他们放心不下,他们希望能帮她找回丢失已久的身份,让她能回到精神病院疗养。

  “宋飘云”小村生下姐弟俩

  约16年前,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子流浪到湖北武穴市的一个小村,因无人相识,她的身份成了谜团。

  这个精神失常的流浪女子在三年里先后生下一女一子,她名义上的丈夫是老周,但老周也患有精神疾病,且并非这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村里人给这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取名叫“宋飘云”,寓意一朵漂泊的云。

  “她流浪到村里时,已经有了两三个月的身孕,生下了小静;后来住了一段时间,她又跑出去了,直到被人找回村时发现她又怀上了孩子,后来生下了小武(化名)。”老周的妹妹珍姨说。

  老周姓周,珍姨则姓陈,两人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几十年前,珍姨的母亲带着儿子嫁到黄石西塞山区,老周成年后返回了自己的老家武穴。珍姨对这个身患精神疾病的哥哥十分惦记,几乎每年都会到武穴去看他。

  珍姨不顾拮据抚养姐弟俩

  2009年,小静6岁、小武3岁时,在深圳打工的珍姨毅然将两个孩子带到了广东。

  “孩子父母的精神有问题,村里人常嘲笑他们,不跟他们玩。两个孩子很自闭,基本上不说话。那年我回家时,小武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的,一扯就碎了,住在箩筐里,太可怜了。”珍姨说。

  珍姨自己的人生也很坎坷,儿子小时候,她丈夫就因在矿井下救人而遇难;将小静和小武带出来时,她刚将自己的独生儿子带大,手头并不宽裕。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还是将这一切承担起来。当时,她的身份是“姑姑”。

  几年后,珍姨的儿子成家立业,来到广州生活。珍姨退休后也带着小静和小武来到广州。难能可贵的是,珍姨得到了儿子和媳妇的支持,两个孩子成了儿子和媳妇的“养子女”,她成为孩子们的“奶奶”。

  “很多人说,你自己刚结婚,就带着两个孩子不合适,可这两个孩子太可怜了。”珍姨的儿媳阿芳说。

  如今小静和小武已在广州生活了5年,阿芳自己也生育了两个儿子,这个大家庭一共有了7口人。小静刚刚过了15岁生日。珍姨的相机中保存着许多姐弟俩的相片,一点点记录着孩子们的变化。

  “以前都不怎么说话,现在人也开朗了。小静有了自己的闺蜜,小武也有了朋友。两个孩子都在附近的民办学校上学,小静已经上了初中,成绩名列前茅;小武有些调皮,现在是四年级的学生了。”阿芳说。

  将孩子们带来广东,在珍姨看来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如果不带来,小静肯定会受欺负,现在是什么状况还真不好说;小武来了没多久就被查出患了骨髓炎囊肿,医生怀疑是孩子妈妈怀孕时在外面流浪吃了坏东西,如果在老家,可能孩子的命都没了。”

  身份成谜医疗费用难报销

  事实上,将孩子带到自己身边,珍姨除了看两个小孩可怜之外,还因为“宋飘云”的病。

  “她一发起病来就脱衣服,还会拿起刀。后来没有办法,我们就把她送到了精神病院疗养,之后状态稳定了很多。”虽然一家都在广州租房,经济也并不宽裕,但这笔费用也是由珍姨支付。

  “宋飘云”入住精神病院时,就想方设法向院方恳求,终于获得了一定的费用减免,每月只需1000多元。然而院方最近告诉她,如今成本大幅上涨,需要5000元左右一个月,这让一家无法承受。不过,院方告诉珍姨,如果“宋飘云”有当地户口,那就能享受当地的政策,报销大部分费用,自己掏的费用只需1000多元。

  珍姨说,如今“宋飘云”已回到了家,她像“定时炸弹”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炸了。

  然而,要确认“宋飘云”的身份并不容易。“她在精神病院疗养后好了很多,说自己叫‘杨胜英’,有时候还能说出自己的家庭情况。她说她以前住在杨家湾,但全国有几百个‘杨家湾’,具体在哪儿就不清楚了。”珍姨说。

  当时她又是如何走失的呢?对此,“宋飘云”曾表示,她只记得被人送上一列火车,火车站周边有山,她下了火车之后就开始了流浪,其他的却记不清了。

  “我们只希望能找回她的户口,让她能得到治疗,治疗的费用我们也会尽量承担。即使真的是她之前的家人遗弃的,我们也不会给他们增加负担。”

  几乎每个假期,珍姨都会带姐弟俩回去看父母,最近一次是在半年前的暑假。“妈妈只认识弟弟,都认不得我了。爸爸妈妈只顾弟弟。”俊俏的小静啜泣起来。

  “你恨爸妈吗?”记者问道。

  她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想为妈妈找回身份呢?”记者继续问。

  她继续哭泣着不说话。

  “因为那毕竟是妈妈吗?”记者追问。

  她又点了点头。她说妈妈正常时会牵着她和弟弟的手,那时候觉得很幸福。

  “宋飘云”的记忆

  自称原名:杨胜英

  父亲:杨昌为

  母亲:周枫珍

  姐姐:杨胜秀

  弟弟:杨胜权

  老公:陈年华

  女儿:陈美艳

  家庭地址:前镇岭杨家湾

  (以上姓名、地址均为音译,或有出入)

  特征:患有精神疾病,身高1.65m左右,四川口音

  若有信息可联系杨小姐(18688903997)。

 
     标题导航
~~~流浪女身份不明患精神疾病 儿女盼找到母亲身份信息便于其入院治疗
~~~流浪女身份不明患精神疾病 儿女盼找到母亲身份信息便于其入院治疗
~~~流浪女身份不明患精神疾病 儿女盼找到母亲身份信息便于其入院治疗
~~~流浪女身份不明患精神疾病 儿女盼找到母亲身份信息便于其入院治疗
~~~流浪女身份不明患精神疾病 儿女盼找到母亲身份信息便于其入院治疗
   第01版:第1纸·今日天下
   第02版:第1纸·美丽中国
   第A1版:头版
   第A2版:2018广东两会
   第A3版:2018广东两会
   第A4版:2018广东两会
   第A5版:广州过年的一把理由·凉茶
   第A6版:要闻
   第A7版:要闻
   第A8版:今日人物
   第A9版:设计window
   第A10版:科创@Focus
   第A11版:公告
   第A12版:广东新闻
   第A13版:国际
   第A14版:理论
   第A15版:体育
   第A16版:财经
   第A17版:文娱·健康有约
   第A18版:阅读·文化
   第A19版:身边纸
   第A20版:身边纸·关注
   第A21版:身边纸·关注
   第A22版:今日生活
   第A23版:每日闲情
   第A24版:诗意花城
   第A25版:车天下·二手楼市
   第A26版:精英特刊
   第DGA19版:东莞新闻
   第DGA20版:财生活
   第FSA19版:佛山新闻
   第FSA20版:追热点
   第FSA21版:荟生活
   第FSA22版:七日谈
   第SDA19版:顺德金版
   第SDA20版:新区势
   第SDA21版:新区势
   第SDA22版:游味来
“宋飘云”,你究竟来自哪里
两度欲轻生两度被救
司机乘客跳下车擒贼
运动宝贝 笑泪寒假
广州文摘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