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林顺文个展广州举行

色墨交响见新意
丹青写来无俗韵

《永固香雪》
《鼎湖南岭竹林》
《溪山行水》
《日喀则》
《恋象行山》

  好的中国画,有笔有墨有气格,宜于近观,经得起推敲。林顺文的作品就是如此。读他的画册,能看到缤纷多变的色彩,繁复精细的构图;到展览现场欣赏他的作品,更会被色墨当中的活气灵性所打动,被山水当中的精神气度所感染。

  自近日起到2月1日,“新年·新象——林顺文现代中国重彩山水画展”在广州871艺术馆举行。三十多件作品展现了广州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广东美术报》执行主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研修班主讲导师林顺文在重彩画上孜孜不倦的求索。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廖筠卿

  重彩师古人 写意得心源

  1965年出生于广东普宁的林顺文,在而立之年才闯入中国画领域,但他凭着天生的艺术禀赋,凭着理工科式的钻研精神,迅速在山水画重彩领域打响了名头。正如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所言:“早在20年前,林顺文就‘暗度陈仓’,在山水画创作中形成了他颇具个性的笔墨语言。”

  大学毕业后,林顺文从事过工业民用建筑设计,干得很不错,但从小喜欢画画、一直坚持练习书法的他,还是不顾许多人的“惋惜”与劝说,转行学起了画画,并考入了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读研究生。在学习中国现存较早的青绿山水,像唐代李昭道的《明皇幸蜀图》、宋代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时,明丽古朴的画面,历久弥新的色彩,让林顺文对古人所用的矿物质颜料产生了浓厚兴趣,他感受到天然矿物质颜料和水性颜料的差别,从而萌生了从水墨山水走向重彩山水的想法。只是因为当时这方面的积累尚不成熟,暂时搁浅了。

  后来,林顺文有机会观看并临摹了永乐宫壁画,再次体会到天然矿物质颜料的材质美感及其为作品所带来的视觉震撼。“永乐宫壁画采用墨线勾填法,石青、石绿、朱砂等天然矿物质颜料大量运用,沉着稳定又极尽绚丽堂皇。”至今,林顺文对第一眼看到永乐宫壁画的感觉仍记忆犹新。

  他终于无法抗拒中国传统重彩画的“诱惑”,开始在创作中尝试使用矿物质颜料,并主动到中央美院进修,向中国岩彩画泰斗蒋采平老师学习研究矿物颜料。他发现,今天的矿物颜料已经有一百多种,色彩变化简直无穷无尽。“传统绘画中,矿物色的色域仅限于几个色系:赤色、黄色、青色、绿色、白色、黑色和金银色,每个色系中最多包含了几种不同的材料。随着科技的进步、研究的深入与交流的便捷,出现了如高温结晶、新岩等新材料,扩大了重彩画的色域和表现空间。我采用类似于古人的模式,将矿物质颜料和胶、清水混合,先用同类水色打底再上矿物质颜料,大大增加了色彩的丰富度,而且使作品体现出较为现代的色彩审美取向。”

  色彩方向找到了,林顺文又妙悟到过去的重彩多为工笔画,今天他要自出心源,展现出不同于古人的山水画视觉效果,或可尝试重彩写意,用色墨碰撞出自然又抽象的意境。于是,他大胆吸收西方绘画的点彩技法,并用别具一格的“积色”“泼色”等画法,使色墨自然融合,互为补充,既不碍笔墨的凝重表现,又增强了色彩的明艳度,最终达到色丽而不暄目、绚烂而不污浊的效果。因此,他笔下的重彩山水,既能表现西藏高原、太行山的雄奇壮阔,又能展现南方林木的明丽湿润。像《永固香雪》《鼎湖南岭竹林》,画面虽然繁密,观感却很清新。如果不细数,你可能想象不到《永固香雪》上的色彩多达十几种,层层积染完成这件作品,足足花了林顺文一个星期的时间。

  构图求突破 满中见空灵

  林顺文的“外破”之路,还在于他努力摆脱了传统中国画的固有构图模式,大胆把平面构成因素融入其中,形成大色块的对比表现,加强形式与色彩的视觉冲击力,画中的景物具有较强的体积感。这跟他曾经的设计师生涯则不无关系。

  “设计是一种艺术,画画也是一种艺术,两者在本质上是相通的。设计强调立体感,强调装饰性。像我的山水画作品构图也比较满,给人以密不透风的感觉,这与传统山水的构成有很大差异。因为在我的意识中,充盈饱满的构成,往往能给予人充实之感,产生更强的冲击力,同时笔墨更富于层次与变化,表面上即使看起来有些‘乱’,也是乱中取法,乱中生趣——那些缤纷的彩墨、多变的线条相互交融、穿插构成亦真亦幻的山水世界。这种个性的发挥有着更大的自由度,能够尽情地表达内心的感悟。”

  当然,林顺文也深知,这些跳跃的笔触和鲜活的色彩也要建立在有度的笔法基础上,才能做到密而不塞、繁而不杂,而他深厚的书法功底,让他在掌控笔墨上已经出入裕如。

  岭南山水画大家陈金章先生曾表示过,“满”是林顺文水墨画的一大语言特征——无论是西北的崎岖沟壑地貌,还是海南的雨林植被,画面总以构图饱满、完整而极具凝聚力的形象展现在众人面前。同时他又强调,人们不但能被林顺文作品中“满”的实在所感动,更为其适当的“留白”所吸引。“如《雨林记游》密林中的人群与遥远的天空。前者的强烈对比突出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后者则用留白以达‘深’远。林顺文从‘满’的俗世观念中追求‘有’‘无’之间的平衡与辩证,以此来反映自身对自然的看法,这是他的山水画最大特色之一,也是其绘画哲学的一种体现。”

  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则强调,林顺文的作品似空灵又有点苦涩,空灵中的“虚”和苦涩中的“实”将寂寥宇宙与万物众生情意化、精神化,而虚实相生的画面则流溢出一种肃穆、庄严和纯净的山水精神。烟云雾霭、重山叠水与大面积的团块,都是表达林顺文内心世界和心灵远游的精神媒介。“一方水土一方情,广东融汇中西的文化基因对于林顺文来说具有深刻意义,在南方这块神奇土地上,情绪与感觉抽象塑造了林顺文另一种精神氛围和美的气息,让他的作品既流淌着对悠久中原文化传统的留恋,又呈现出对当代性的追求。”

  写生遍南北

  动情最家乡

  生于普通农家的林顺文,从小就上山砍柴,天天与山水亲密接触,对乡野有着诉不尽的情感。这种浓郁的情结也化作了他外出写生的无穷动力。

  林顺文认为,虽然中国画强调临摹,但外师造化也是必须的。每一个地方的人文水土都不一样,这是闭门造车绝对无法想象得到的。只有外出写生,才能找到新的灵感。因此,这些年来,林顺文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甚至域外。他在写生基础上创作出来的西藏系列、太行山系列作品都非常精彩。描绘东北秋色的《红色海林》也备受人们称赞——画面上的热烈和丰满,让人想到了杜牧的“霜叶红于二月花”。这些都是写生对象深深打动了他,他又用画笔深情地加以凝练提升。“林顺文能够在写生中创造性地提炼、重组,再创中国画的新表现程式,将西方的明暗法、透视法、薄雾法等等加以水墨性的转换,这种‘打通’与‘衔接’是林顺文对中国山水画时代性的文化寻根。”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曾如是说。

  所以,林顺文走遍世界,也回到原点。在家乡普宁,他画了一系列让人特别能产生共鸣的作品。

  林顺文表示,每次他回到家乡,站在村口,凝望眼前的老厝,房屋上的每张瓦片、每块砖头,仿佛在静静地述说着以往的艰苦岁月……简单的黑白灰,透着一股凝重的味道,老厝仿佛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我似乎走进了唐代大诗人王维所画的《辋川图卷》与北宋画家乔仲常所作的《后赤壁赋图卷》中的合院里边,这种自然、和谐、尚意的建筑风格,透露出潮汕先哲们的审美趣好。故乡的老厝向现代人阐述着一种古典理念,在默默沉淀属于它们自己的故事,需要我们细细品味这种情致。故乡老厝对我自己来说是心灵深处一份极珍贵的宝藏,那儿留存有太多太多的图像,当自己一人独处稍闭上眼,就会纷至沓来,激起心底一阵阵浪花。因此,我借笔墨与心灵故乡的老厝做一次真切的对话。”

  带着这样的情感,他笔下的老屋特别的拙朴厚实。无论是《洪阳古城看小景》,还是《洪阳昆头山》,都用笔沉着、落墨浓重,重现了老屋的过去岁月,仿佛带领着我们穿越时空回到童年。正如画家林容生所言:“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并不是在消费家乡的景色、家乡的历史和家乡的传统生活方式,而是通过绘画,真正地把自己放到里面去。”

  果然是:画中有情,方为好画。

 
     标题导航
林顺文个展广州举行~~~
林顺文个展广州举行~~~
林顺文个展广州举行~~~
林顺文个展广州举行~~~
林顺文个展广州举行~~~
林顺文个展广州举行~~~
   第A1版:头版
   第A2版:2018广东两会
   第A3版:2018广东两会
   第A4版:今日生活·国际
   第A5版:广东新闻
   第A6版:运动周
   第A7版:运动周
   第A8版:文娱
   第A9版:博雅典藏周·大家
   第A10版:美术大观·每日闲情
   第A11版:健康周
   第A12版:健康·养生
色墨交响见新意丹青写来无俗韵
牦牛“走进”羊城
广东省民营美术馆协作方阵首展举行
李得浓木雕展现 “指尖上的神技”
美国画家笔下粤北山乡宁静温馨
李传波书画展珠海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