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报料热线:020-81919191

广州日报 广州日报 广州日报

推荐好友我的剪报查看评论

广州足球冷暖五十年


大洋新闻 时间: 2007-10-07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张 喆 李 斌

1995年,全盛时期的广州太阳神队阵中名将云集,您还认得出其中的几位?
2003年,广州香雪队阵中几乎是清一色的年轻人,其中不乏广药队如今的主力。
1995年,广州球市火爆异常,广州太阳神队极受球迷喜爱。
1998年,广州太阳神队黯然降级。
2003年,广州香雪队成绩有了起色,球迷给予球队极大的支持。

  ■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张 喆 李 斌

  本版图片由广州足球职业化发展的全程见证人刘孝五提供

  1998年10月25日,广州太阳神队在省体育场以1比1战平青岛海牛队——这是至今为止,广州足球一线队在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历史上的最后一战。当时有广州足坛人士慨叹:广州足球降级这一跌,起码要10年才能爬起来!

  想不到一语成谶。等到明年广药队出现在中超赛场的时候,广州足球离开了顶级联赛恰恰10个年头。

  如果说,广药队冲超成功是广州职业足球十年磨一剑的回报,那么在其背后,却是浸透了50年来广州数代足球人用心血写成的顶级联赛之梦!

  20世纪50年代~70年代

  三立炉灶历艰辛

  现代足球于19世纪末叶传入香港,继而传入广州,再扩展到内地。

  1954年6月,广州市组建了第一支专业足球队(后命名为“中南白队”),从而成为国内最早成立市级专业足球队的城市。1955年4月,中南白队以广州市队的名义参加首届全国足球联赛,最终名列第8名,未能进入第一批的7支甲级队之列。

  1956年,广州队在全国乙级联赛中以不败战绩获得冠军,但中国足协却突然宣布该年度乙级联赛不实行升降级。

  1958年,广州队赢得了乙级冠军,历史上第一次冲击顶级联赛成功。但不巧的是,为迎接1959年的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广州队划归广东省体委接管,球队第一次解散。

  1961年4月,广州市足球队重新组建。这个时期,广东足球陷入低潮,广州队在1966年又划归省体委接管,第二次解散。

  直到1977年10月26日,广州队才得以恢复,称“广州青年队”。翌年,广州青年队参加全国青年联赛获分区赛季军。第三度重建的广州队继续向顶级联赛冲击。

  20世纪80年代~1992年

  三次升甲堪曲折

  1980年,广州青年队在全国足球分区赛(丙级联赛)获得第2名,升上乙级。1981年5月,广州市体育工作大队成立,广州市足球队在当年的乙级联赛中拿到第一名冲甲成功,实现了两年“三级跳”的奇迹,这种奇迹多年之后才在职业联赛时代重现。

  1982年,广州足球历史上第一次正式参加有升降级制的顶级联赛。但由于麦超、吴群立、赵达裕等优秀球员上调各级国字号球队,广州队在甲级联赛只打到第15名,再次掉回乙级。次年,广州队虽然在乙级联赛拼得第2名,但悲剧再次重演,中国足协又一次决定乙级联赛不设升降级。

  1984年,广州队在第一届足协杯赛打到了第8名,第二次升上甲级。这个时候处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敢开风气之先的广州人开始尝试在足球领域接触市场,1984年10月,广州白云山制药厂与广州市体委签约,以每年赞助20万元的条件联办广州足球队,开全国企业承办优秀运动队的先河。时至今日,广州白云山制药厂已经成为广药集团旗下的一分子,可以说,广药集团接手广州队完成“冲超梦”,实际上种子在22年前就已播下。1986年,广州白云队开创国内引进教练的先河,聘请戚务生执教。

  1989年,广州白云队扩大为足球俱乐部,但在该年有国家二队参加的甲A比赛中,白云队只获得倒数第一名,再度降级。

  1990年,在陈亦明的率领下,白云队以甲B第2名的身份升入甲A,第三次升入顶级联赛。1992年,“少帅”周穗安挂帅,在麦超、吴群立、李勇等一班老将和以彭伟国为代表的年轻球员努力下,球队最终拿回亚军,这也是广州足球在中国足球“专业时代”所获得的最高荣誉。

  1993年~1996年

  旭日东升太阳神

  1992年“徐家军”冲击巴塞罗那奥运会失败之后,中国足球开始酝酿体制改革。6月,中国足协召开“红山口会议”,确立了职业化的发展方向。1993年10月,中国足协在大连棒槌岛举行工作会议,决定把1994年甲A联赛作为改革试点。

  善饮“头啖汤”的广州人此时又走在了前面,1993年1月8日,广州太阳神集团与广州市体委签约,成立了中国第一家股份制职业足球俱乐部。

  1994年初,广州太阳神俱乐部爆发了“周穗安事件”,第一次凸现出专业体制时代的用人和观念与职业化的矛盾冲突。结果周穗安还是顺利执起帅鞭,但受“内讧”和体测的影响,太阳神队在第一阶段的成绩并不理想。在美国世界杯结束之后,广州太阳神队开始发力,一气取得6连胜,其中包括客场以6比1狂胜上海申花队的经典一役。最终,太阳神队出人意料地获得了职业化后第一届顶级联赛的亚军,彭伟国、胡志军成为当红球星。

  1995年,太阳神队经历了换帅、“张杨矛盾(张京天、杨霏荪)”等负面新闻,这支夺冠热门球队最终只得到第5名。这一年太阳神队最轰动的一件事情是把“十冠王”辽宁队打翻在地,太阳神队先是主场以6比0狂胜对手,继而在倒数第2轮客战一役,主教练张京天早早就换下了彭伟国、胡志军,但替补出场的冯锋和吕建军神奇地打入两球,把辽宁队送入了甲B。

  到了1996年,广州一城之内竟然出现了3支甲A球队,达到了职业化以来的辉煌顶峰。但过于务实的广东足球这时却集体“慢了一拍”,太阳神队在引进内外援方面都没有进一步举措,最终老帅冼迪雄只能把球队带到甲A第7名。

  在太阳神俱乐部工作了7年的刘巍现在回忆起那段日子时认为:对广州足球来说,职业化开始的几个年头无疑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个时候中国的足球还很单纯,广州人性格上敢开风气之先的特点在那个时候体现出优势。但随着职业足球投入的不断加大和联赛环境的不断恶化,广州足球的一些优势逐步消失甚至成为劣势。太阳神队造就的那段辉煌从此告别历史舞台。

  1997年~2000年

  斜阳渐去叹无奈

  1996年甲A结束后,太阳神队竟然先后有13名主力球员提出了转会申请,尽管最后大部分人留了下来,但“太阳下山”的迹象已经不可抗拒地出现。新帅陈亦明试行的“新广州风格”陷入困局,麦超接替陈亦明上马,太阳神队最终勉强保级。当年最后一战太阳神队客场战平四川全兴队,全场球迷齐唱《心太软》成为了经典一幕。

  1998年,随着彭伟国和胡志军离队,加上1995年卖掉二队给松日企业的后遗症全面爆发,太阳神队出现了严重的青黄不接。在大环境方面,由于部分垄断国企开始介入足球,经济实力不足的太阳神俱乐部在场内场外的竞争全面处于下风,太阳神队最终降级。恰逢此时太阳神集团与广州市体委的5年合同到期,广州职业足球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太阳神集团最终还是与广州市体委续签了5年合约,并作出了拍卖主场经营权的开创性举动,但在“流拍”之后,广州队的生存环境更趋恶劣。1999年,太阳神队只能打到甲B第8名。

  2000年,太阳神俱乐部的年投入首次超过2000万元。一名号称“塔瓦雷斯老师”的巴西教练罗德里格斯出现在了球队帅位上,但这个巴西老头带队在头5轮取得1平4负的球队历史最差开局。周穗安第二次接手广州队,球队直到最后一战在省体育场与北京宽利队的保级大战战至补时阶段,武汉内援曾庆高打进的制胜球才帮助太阳神队保级成功。这一战,数千球迷涌入球场之内,俱乐部工作人员和球员赛后痛哭失声,场面甚为感人。

  从1997年到2000年,中国职业足球进入了一个“黄金发展期”。但遗憾的是,广州足球却没有从中尝到甜头,反而吞下苦果,创造了最为黑暗的一段回忆。

  2001年~2005年

  城头变幻大王旗

  2001年初,太阳神俱乐部正式宣布退出职业足球圈,广州足球陷入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各种机缘之下,来自浙江的吉利汽车集团接手了广州队,这也是广州足球历史上第一次由省外企业接盘。当年3月16日,吉利集团以1400万元购买广州市足协手中90%的股份,球队以“广州吉利队”为名,在刘康的带领下揭开了新世纪的冲击顶级联赛之旅。

  该年上半赛季,广州吉利队取得了“半程亚军”。但这时中国足球的大环境相当恶劣,阎世铎在2000年出任中国足协“掌门人”后,中国职业足球发生了“大倒退”——为了豪赌2002年世界杯,阎世铎决定2001年的甲A联赛取消降级。如此一来,只有两个升级名额的甲B成了一片残酷的“血拼”之地,各种“假黑”现象达到空前的境地。2001年下半赛季开始后,吉利队2平3负从第一集团掉队。周穗安第三次出任广州队主帅,率队取得了5连胜。但在联赛最后阶段,“五鼠事件”爆发,吉利队在客战上海中远遭“黑”之后,彻底无缘“冲A”。赛季结束后,吉利俱乐部和绿城俱乐部联手掀起一场“反黑风暴”,但广州足球“冲A”失败的结果难以挽回,吉利集团在接手球队9个月后宣布退出。

  吉利退出之后,广州队由市足协托管,广州职业足球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最终,广州香雪制药公司伸出援手,投入1600万元取得广州足球俱乐部30%的股份,连续两年冠名广州队。

  从2002年开始,中国职业联赛进入了大倒退时期。该年甲B不设升降级,广州香雪队在周穗安和吴群立的先后带领下,最终只打到甲B第11名。尽管广州足球俱乐部靠年初的卖球员罕有地实现了盈利,但职业联赛历史上的最差成绩仍然令广州足球界甚为彷徨。

  2003年初,刚刚从国青队退下来的麦超执起了广州香雪队教鞭,香雪队打到了甲B第3名。2004年的甲B易名为中甲,中国足协规定参加中甲联赛的球队必须实行股份制改造,地方足协不能再占有股份。因此,原来持有广州足球俱乐部70%股份的广州市足协在2003年11月向外界招商,希望转让手中的全部股份。

  经过两个月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后,2004年初,东莞日之泉集团以“零转让”方式入主广州足球俱乐部,广州队转以“广州日之泉队”为名征战首届中甲联赛。在其后两年的时间里,广州日之泉俱乐部因为投入问题和有关的主管部门多次发生矛盾。其实从2004年开始,中国职业足球进入一种资本与权力博弈的格局,“日之泉模式”本身无可非议。但在广州市申亚成功而且市政府把发展足球品牌写入“十一五发展计划”的大背景下,广州职业足球不能避免地要被推向前进。

  2006年2月25日,广州医药集团接手,广药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广州职业足球掀开了新的一章。该年戚务生带队功亏一篑,但广药集团“冲超”之志不变。今年,广药集团继续加大投入,聘请沈祥福为主帅,引进多名内外援。经过广药队全体将士23轮的奋力拼杀,终于在9年之后完成了重回顶级联赛的夙愿。

推荐好友   我的剪报

对此文章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非常满意 基本满意 不太满意 很不满意 不做评价

ad

版权所有1999-2007©广州市交互式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大洋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4038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906152

13